純屬好友

 

他喜歡了一位女孩,一位他差點兒會喚他做「阿嫂」的女孩,他曾跟她過,但最後因她要往外國升學,拒絕了他的追求。

 

過程裡,男孩幫他追求她,也因此跟她熟稔了,一如正常,不修措詞聊天,不時互相挖苦,在她未正式飛外國前,他倆不時會見面。

 

直到有一次,男孩出席了親人的喪禮,打擊甚大,女孩知悉,約他早餐時見面,男孩吐盡心裡的委屈,越說越激動,最後還在她面前哭出來。

 

他以為會嚇怕她,但原來沒有,她緩緩把雙手放在男孩臉頰,他覺得她雙手很暖很暖,但更暖的,是她溫暖的眼神,和她所說的一段安慰。

 

經過這一幕,他倆的關係由,成為了知己。

 

到女孩要上機的那天,男孩與他的們一起送機,那刻拍了張合照,但唯獨男孩一點笑容也沒有。

 

她要走,但他什麼也做不到,也沒有資格去挽留,加上她是去留學,怎麼能阻她努力呢?那種無力感前所未有,在回家的車程,風景在車窗略過,眼淚卻緩緩流下。

 

半年後,身在異國的女孩,給了他一個whatsapp:「我在這裡認識了一位香港朋友,她剛巧要回香港,我託她帶手信回來給你們,她待會落機會以我手機卡發sms給你呢。」

 

數小時後,女孩友人以sms相約了位置,男孩依時赴約,到後不見人,於是他再發sms,對方回覆:「你乖乖停在原位置。」

 

然後,他見到拖著行李箱的女孩,在他面前出現,這女孩,不是其他人,而是她本人。

 

他頓然呆住,以為自己在發夢,但直至看見她甜美而傻氣的微笑,他才相信,她真的突然回來了。

 

對男孩來說,這是一個很大很大的驚喜,原來她回香港渡假,第一個見的人就是他。

 

「怎麼了?怎麼傻了般?」女孩淺笑:「我很肚餓呀,可以陪我去吃點東西嗎?」

 

「嗯,」他回過神來:「我們找餐廳去。」

 

男孩不肚餓,看著她吃,一邊專注的看著她,那一刻,他覺得得自己很幸福。

 

「我回去後,可能會有男朋友,有人在追求我,」女孩邊吃,邊不經意的說:「我還在想好不好答應,給你看看相呢。」

 

霎時,他覺得呼吸困難。

 

他倆只是好朋友,他沒可能說:「不要答應他,我喜歡妳!」

 

沒有勇氣去冒險,如果這風險是有可能永遠失去妳。

 

「如果真的喜歡的話,那就答應他啦,最重要不要傷到自己,傷到人就好。」男孩聽到自己這樣說。

 

「嗯。」女孩的回應是這樣。

 

這頓飯完了,兩人一起坐計程車回家,男孩較女孩早下車,在他下車前的一條街,女孩忽然向他伸出微曲的手掌,他開玩笑的語調:

 

「想收我錢嗎?」

 

哪來的勇氣呢?那一刻,他望著她,沒想太多就握緊了她的手。

 

他不敢用力,他怕,他不捨得放手。

 

僅一兩秒,然後是他鬆開手,那一刻,是他覺得與她前所未有的接近。

 

那兩人的將來會如何?天曉得,但男孩這刻覺得,最值得他守護的,是她的笑容和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