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不同道不合,怎可綁在一起


如果你問我,人與人的相處裡最重要的是什麼,我會答是「」。

 

」這詞來自一個女孩,當年她跟比她大十歲的男生戀愛,男生對她很好,非常疼她。沒多久,女孩卻提出了分手。我問女孩,發生什麼事?女孩遙望遠方,淡然說︰「沒什麼,我們不合,不可能走下去了。」

 

她說的具體是哪,我沒有再問。讓我去定義的話,就是

 

最近這段日子裡,輿論常常說的就是社會撕裂、家庭撕裂、朋友撕裂。某些維穩媒體還會繪形繪聲,說得血肉淋漓,什麼家庭失和、夫妻吵架、朋友割蓆……似乎要把華人社會最怕「亂」的情緒勾出來,全推在爭取民主的學生和市民身上。

 

每個人的,都建立在他的個人經驗和教育之上,所以,不同年代、不同經歷的人,當然會有不同的

 

正如有些中國醫生總要先收錢後救人,為什麼?因為他們的告訴他,賺錢比人命還重要。對實施人道主義的香港人來說,這當然是不能接受的行為;但對中國醫生來說,不收錢就醫人才是傻子。

 

這就是不合。

 

你跟他說人道,他跟你說醫生要出糧;你覺得人命比錢更有價值,他覺得自己的錢比別人的生命有價值得多……從最根本的認知就沒有共識,還有什麼討論的空間?

回到現在香港的「撕裂」。

 

試想,你是一個重視民主的人,而另一半卻認為「有得食咪算囉,搞咁多做乜啫」,你說不服他,他也說不服你。然而,因為香港人本就,你以為不討論政治就相安無事。

 

直到某一天,當你出門追求民主,他對你冷嘲熱諷;看新聞報導裡六個警察把一個示威者帶到暗角拳打腳踢四分鐘,他拍手大叫︰「抵死呀!俾著我就打死呢班人,阻住搵食」,你看著他興奮的眼神、猙獰的臉部肌肉,不由得心底浮現一種恐懼︰這個男人傾向以暴力解決問題,萬一有一天他覺得我阻住他搵食,是不是也要打死我?

 

這已經不是支持哪一方的問題,而是文明還是野蠻的問題。

 

想到這裡,你自然會明白為什麼有人選擇悄悄溜出門,跟不合的人來個徹底斷裂。

 

 

愛情小說作家 又曦

facebookwww.facebook.com/MorningRa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