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包包

圖片來源:互聯網


這趟之旅,受朋友所托,我有一張 list,來到街 SAINT-HONORE,其中一個任務是 Hermes


在香港,我幾乎沒有入過廣東道或中環的,但在,看到當地人帶著狗狗悠閒地逛,感覺好一點。像是到此一遊,見識一下的遊客,不會擔心自己的衣著,也沒什麼包袱。或者,我有任務,不算混吉。


傳聞中,Hermes有兩款,是有錢都未必買到,可能要一去再去,去到 sales 都認得你,然後再買一堆不相關的物品,才有機會抱得歸。


去了幾趟,每次排隊大半到一個小時,問兩個問題,我引證了。因為最終也買不到。


排隊的時候,看到有些有相熟 sales,坐著喝著咖啡等候被招待的人;亦看到一進門,二話不說直上二樓 VIP 的有錢和身份人士,突然,我心裡不太平衡,為什麼同樣花這麼多錢來買,有的被圍著招待,有的坐著喝咖啡,但站著排隊的,付錢買不到,亦沒有水喝?!


其實這個道理很易明,我估,我當時太口渴……


我忽然理解到這個的尊貴何在,亦同時明白到,那種令人趨之若鶩,一包在手地位截然不同的感覺。


內,看到很多種不同的人,有些好有錢、有身份;有些有錢,未算有身份;有些能付擔,沒有身份;也有些沒有錢,希望藉此提升身份……


不知是我戴上鳳冠也不似公主,還是我一介窮書生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若非受人所托,我是沒有這份毅力去每日輪候,等個不知何日到手的限量


或者,我的銀包裡多錢一點,也會希望擁有一個身份象徵。只是,我為人比較急,也比較燥,假如我普通有錢,我不會想日等夜等;如果好有錢,又有身份,我更不會想等,最好隨手狂選一堆,全部送到我府上……哈哈,下世吧


我大概是沒什志氣的,在排隊時,我腦裡想著的,竟是叉燒包、奶黃包、和我最愛的小籠包,還有在落機的第一天便愛上,日吃夜吃十多天,連離開前也要在機場多吃一次的朱古力……現在寫著稿,突然又好掛住那個我在最愛的朱古力


遺憾地,我竟然忘記了認識這個的名子,這種感覺,彷彿在的茫茫人海,與一型男一見鐘情,纏綿了好幾天,回到港後才發現忘記問他的名子和聯絡……假如你們在我的 facebook 的相簿看到這個,知道他的名子,請告訴我,感激非常!

 

 

電影編劇、專欄作家 Ja Poon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japoonon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