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傷害

 

他提議,也提起結婚,所以她和他置業了,這個家,一磚一瓦,都是由他倆一同建立,過程中雖諸多不順和爭執,但總算等到入伙的一天。


女孩每天都煮好飯,等他回家,把家裡收拾得妥當,盼他回來時能放鬆,因為她知道,他工作很苦,女孩自問一點也幫不上忙,唯有做好這些細節,不讓他操心。


他工幹的次數漸頻,回到家時已疲累不堪,聊天漸少,結婚也沒提了,但挑剔她的次數則漸多,爭執漸多,冷戰的時間也漸長了。


那些時候,女孩的工作也不如意,想跟他訴苦,但他往往不讓她說下去:「我累了,不想聽。」稱不要把她的壓力跟他說。


女孩盡量忍住不說,但直至有一個消息:她了,可是,還來不及告訴他,他便開口請她離開這個家。


他,不再愛她了。


近三年,女孩心傷透的離開,她沒有告訴他有關小生命的事,她不想他因為責任才跟她一起,那時候,她決定獨自撫養小生命,努力給他最好,最暖的。


可惜,數個月後,小生命也不幸離她而去。是嫌她還未夠考驗嗎?這兩大打擊,在短短半年先後出現,她記不起怎捱過那段地暗,自從小生命離開後,她身體漸弱,常出入醫院。


她想念他,也想念小孩,她努力堅持,因為她一直盼望,盼望有天,他會回來她身邊,這差不多成為她生存下去的動力。很傻嗎?怎麼到這刻還想念他?這沒人懂,只有她自己一個人懂。


一年多後,他和她終於再見面了。


他在女孩身邊的人,打探她消息,直至成功約她一頓飯,在重遇後不久,她忍不住告訴他:「我放不下你。」他無言,再緩緩搖頭。


後來又隔了很久,他從別人口中得悉,原來她曾的事,幾經追問,她瞞不過他,聞言後,他輕輕擁她入懷:「我們不要,好嗎?」


在他懷裡,她忍不住哭得人也震:「你不愛我了。」

「不要因為內疚,不要因為責任,才和我在一起。」

「家中一切都沒變,」


他擁得更用力:「只等妳回來。」


後來呢?兩人又在一起了,事隔數年,又回到彼此的身邊,回家了,家中的一切真的沒變,恍如把時光,逆轉回她離家前的時候。


她很久沒發自內心的笑,但這裡,她找回久違的笑容,可惜,笑不過三天。


怎麼了?不是重新在一起嗎?原來還是他開口:

「對不起,我以為我可以。」

「但原來,我還是騙不了自己。」


她苦笑,再苦的都經歷過了,雖然他像二次的傷害她,但是,怨不了人。不屬於自己的,再勉強都不屬於自己的。


我回來了,但再準備離開了,別擔心,我習慣了,習慣了離不開我的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