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女孩的信,如無意外,跟她分開了五個月的前男友,終於在學堂畢業。

 

知道嗎?這半年來,女孩每天都祈望,他捱得過學堂的操練,也能完成他的志願,成為一位大公無私的警察,為社會出一分力。

 

時針回逆至半年前,男孩將入學堂,他跟女孩說: 「對不起,我想跟妳分開了。」

 

女孩靜了,也不懂接下去,然後男孩編了很多,大概是家人知道他拍拖,會煩到女孩云云,但女孩知道,這些都是

 

都不愛了,說什麼也徒然。 當時,女孩的確很心痛,兩人也罵了很多傷害對方的說話,這些說話,猶如潑出去的污水,點滴在心頭。

 

然後呢?男孩 了她的facebook,真諷刺,上一代,從沒有什麼程序要做,但這一代,喊了回家後,還要做一大堆程序,處理的人會痛,被處理人會哭。

 

再然後呢?女孩寫了一封信給樹洞。 原來半年過去了,痛也如颱風般掠過,在痛橫掃了女孩的心靈以後,她還是緩緩的重新站起來。

 

她記得,這幾天應該是他的 對不起,我沒有理由,也沒有身份出席的,但我還是由衷的你。

 

你終於也成功了。 雖然不知道你最終能否看到這篇文章,但我很希望你能朝志願出發,當上警察,也堅持成為一個好警察。

 

我跟樹洞說:「如果有下輩子,我仍想遇見你,跟你在一起。」 「這輩子,就當我們先相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