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情色懸疑小說︰寂寞的廿七歲(十五)

我記得在初小的時候,曾經擁有一雙很喜歡的球鞋,不是什麼著名品牌的,只是單純地喜歡那又藍又紅的配色。只要不是在上學時候,我就會穿上那雙球鞋;到公園嬉戲也好;跟母親到街市買菜也好;與鄰家朋友踢足球也好,我也跟它形影不離。

漸漸,我以為自己的一雙腳就是藍色跟紅色的。當然,那只是單純的一個印象,我從沒對那雙鞋好好保養過。

一天放學回家,我正準備到公園玩時,才發現那雙鞋不見了。記憶中,我家當時的鞋柜有四層。我逐層逐層地找,找了一層又一層,再重覆由上而下再找一次,但就是見不到任何藍紅相配的色彩。

要是那時我對病理有所認知的話,或許會以為自己突然色盲。

母親見我像惆悵的樣子就問:「勇,在找什麼?」
「媽媽,我平常穿的那雙鞋呢?藍色紅色的那雙。」我發問的時候,曾以為母親把那雙鞋偷偷收在背後來作弄我。

「太舊了,破洞也多。我買過一雙新的給你吧!」
「不。我喜歡那雙。」
「都舊得太過份了。根本就不能再穿,所以今早幫你掉了。不如媽媽現在陪你去買一雙新的吧!」

那一刻,我對不能再穿我習慣的鞋子而抓狂。我不知那到底是難過還是失落,但肯定以小孩子的用語來說,就是「不高興」。

「我不依呀!我要那藍色紅色的!」我重覆又煩人地不停叫嚷使母親生氣了。

那天晚上,我被媽媽打駡得哭了。

可能是心疼,也可能是早有打算吧!總之,隔天媽媽就帶我到百貨公司選購一雙新球鞋。

我原本在出發前一心打算選一雙同樣是藍紅配色的,可是當見五花八門的設計後,我就把那雙舊鞋拋諸腦後。最終,我買了人生第一雙Nike 球鞋。

對小孩子而言,穿上Nike 球鞋是一件很光榮的事。

也許,跟黃靜敏如此分手,就如同當年被奪去的那雙球鞋。人大了,知道日後的選擇會更多,自然就不太執著於過去。

當然,我並沒有預期黃靜敏會跟那雙球鞋一樣永遠消失。我以為即使日後沒有偶然在街上遇到;沒有點過頭;也沒有問候一下,她也只是活在同一個世界的兩條水平線上。

可是,直至畢業三年後,我才放大了當中的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