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情色懸疑小說︰寂寞的廿七歲(十二)

我不喜歡黃靜敏。由第一日拍拖開始,我就知道跟她的關係只是為擁有而擁有。至於她是否真的愛我,其實我並沒有深究。

一想到這裡,我就為她而感到難受。如果兩個人走有一起是為了尋找被愛的感覺的話,我實在對不起她。

跟Philip 那次MSN 後,我照辦煮碗地跟黃靜敏再做一次。當我把頭移到她的下腹時,她驚訝又帶著好奇的口吻問:「勇,你想怎樣?」

我以行動代替答案,起初她是有點羞澀,但很快她就投入很來。她的喘氣聲異常激烈,而且手指不斷抓緊我的頭髮。雖然我的感覺並不好受,但既產生為她服務的心態。我沒有什麼可以回報她,就只有以最能取悅她的方式。

完事後,黃靜敏用手指在我右邊乳頭附近打圈,很滿足地說:「怎樣今日的花樣不同了?你是否有其他女人?」

我知道那肯定只是開玩笑的說話,但心中不禁震盪起來。我不是有別的女人,而是某程度上,曾經當過他人的女人。這實在是個不能說的秘密。

但幾秒的沉默卻換來她的懷疑:「怎樣不作聲?是被我說中嗎?」

這個提問比前一個認真多了。女人,不知是否天性就是懷疑,還是說她們天生對某種事有直覺。

「不是。不要亂想吧!」
「明明就很古怪。你從前對著我的時候是很快的,現在好像根本提不起興趣。」
「不要多疑了,好嗎?只是習慣了。」
「習慣?即是嫌棄我,身體給你玩厭了。沒新鮮感了吧!」
「不。我是說習慣上床,自然就……」我話未說完,她說一拳拳大力地打在我的胸口。
「夠了!It's enough!」

平常不太會就英文的我,被她打得有點痛外,也真的有點氣,就不自覺地學起電影的對白。至於是那一電影?算了吧!It's enough!

可是誤以為這會叫人冷靜的語句,反而使她瘋了;比剛才更瘋。她開始對我拳打腳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