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葡萄


俗語說:「。」是諷刺人類心的一句說話。可是,我的看法卻有不同,能把得不到的葡萄看成酸的,也未必是壞事。

我一直認為人類以高智慧動物自居,其實相當自以為是,我們視之為較別人聰明的地方,就真的是較聰明嗎?常掛在我口邊的理論是:人類認為自己最大的財產是思想和智慧,但我們的思想,又為我們帶來了多少的煩惱呢?人的七情六慾就是不是煩惱的根源,而情和愛亦少見於其他動物。牠們沒情沒愛,是因為牠們比人類低等?或是較我們聰明,懂得把情愛感覺放低?誰能鑒定?

人類也有基本獸性,但我們在獸性上加入了道德,先用宗教或傳統思想,在人心內加入道德標準,再以法律加已管束,然後,我們有今日的我們。不敢想像沒有道德的世界,會如何混亂;更不可想像沒有道德規管著人的獸慾,世界會如何放縱。對!有些事情,做已是不可能的,連想像也不可以!

中國人傳統思想說:「」是死罪;我的宗教亦有教導:毋貪他人妻。做,是做不得的了,想,也不能。我有過類似經驗,很苦!

多年前,跟一位久未見面,長居外地的朋友重逢,他給我介紹了他當年的女朋友。我跟那朋友多年沒見,當然珍惜短暫重逢的交談機會,而每次見面,他的女友亦很自然的也在場。我不只跟摯友傾得投契,跟這位新相識也異常合得來。聚會過後,我獨個兒離開,在回酒店的路程上,我發現了一種奇特而不應存在的感覺,是掛念,不是對朋友掛念,而是對朋友的女朋友掛念。糟糕!

知道此是不該,但為何不該呢?那女子著實是夢想中的類型,身形、外貌、性格、談吐,全都是夢中的典型,能勾起愛念是自然的,但不能,因為她是朋友的女友!亦因如此,對晚上產生的那份思念也感到內疚,雖然沒實際行動,但就連想一下也好像已偷了別人妻子的嚴重。

如果,凡是得不到,又或是不能得到的,也把之看成是酸的葡萄,不愛、不希罕,那可能會是好事。「」這話應該給平反,不應把它看成、負面,它該是道德的捍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