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情色懸疑小說︰寂寞的廿七歲(十)

踏入大學最後一年,功課比前兩年繁重得多。不過,除了功課外,更要以師兄的身份去照顧新生。

這是大學的傳統,新生總會有一個所謂「老鬼」去照顧。而照顧層面之廣除了如何使用內聯網選科外,也會介紹學校附近平價的食店,就連那個廁所最易偷窺……被偷窺也會分享。

總之,就是把兩年的大學經驗都跟他們分享。

我跟Steven 被分派了十二個新生。我是萬般不願意的,即使我如何裝作喧囂興奮去跟同學打成一片,我也不會跟任何人分享內心的想法。我有很多古怪的念頭,但只要一說出來,人家就當你是怪胎。

平常的我只不過是一個配合他人期望的演員,跟大家嘻皮笑臉的同時,心底覺得大家無聊到透。不過,Steven  對分配的安排倒是興奮。因為十二人中,竟有九個是女生,而且大部份都化了妝才返學,加上夏天裙襬飄飄的衣著,的確有點養眼。

既然Steven 樂此不疲,我也樂得當個閒人。除了出席了兩三次聚會外,我多數時間也會找藉口缺席。

不過,他們仍然會電郵或電話問我一些問題。最要命的是有些時候,他們甚至把整份paper 傳給我先行閱讀後才交給導師。為了保持師兄的尊嚴,即使是看起來隨意給予的意見,也確實花了不少時間去閱讀。

這個時候跟黃靜敏的感覺開始愈來愈淡,持久力是最好的證明。

當初她只要輕碰我幾下,我也難忍衝動。特別是每逢她在上方,讓我看著她隨動作擺動的乳房,我會忍不住雙手去搓揉;視覺,手感,加上敏感的衝刺,叫我如何努力也支撐不了多久。

可是,如今所有動作也不會產生太大的刺激,所有活動也變得刻板。

機械化的工序,包含一套習慣的模式。我進入了差利卓別靈的《摩登時代》世界,成為工業生產流程之中的一環,重複又重複地出賣體力。我不能說黃靜敏在摧殘我對性的滿足感,但她在我眼內就像電影中那部「自動進食機」,只是她被放在床上而已。

「你就不能加點誠意嗎?」終於,黃靜敏向我投訴了。
「有什麼誠意問題?一抽一插,我也有用力的。」我嘗試作出抗議。
「你從前不是這樣的。」
「從前?妳不是嫌我太快完事嗎?」
「對!但我總會感受到妳的誠意。」
「又重複了嗎?那妳說要怎樣才叫有誠意吧!」
「你自己用腦袋想一想吧!人家是女孩子來的。」說完後,她就立即下床穿好衣服,連bye-bye 也不說一聲就離開了

原本,我對她的脾氣早就習以為常。她是一個衝動而且口直心快的人,她只要一想到什麼就會馬上說出來,甚至付諸行動。雖然她會不時說出讓人難堪的話,但這也是她能跟我們一班男生經常聚在一起的原因。她就是那種愛說就說,愛做就做的女生,而我也從未懷疑過她的執行力。

記得有次因為一個不慎用光了保險套也不知道,原本我打算先去便利店買完才再做。就在我把褲子穿了一半的時候,黃靜敏把我推倒床上,一下子就騎到我身上。她的手在我小腹一直亂摸,弄得我騷癢難當。

我的下身熱得火燙起來,但我像意識到她會接下來做什麼,我想溜走。黃靜敏忽然把全身壓上來,一邊摸摸我頭髮,一個邊吸吮我耳朵,我簡直想推開她。她可能也感到我想推開她,就忽然把嘴湊到我的嘴唇來。我不知她有這種打算,牙齒原本閉得緊緊的。

這樣一湊來,真的有點痛。可能因為她的舌頭也衝到我的牙門,於是就改為進攻身體最敏感處。她曲起身子,將我整支棒子一口咬住,像吮什么麽似的用力吮起來。她吐出舌頭亂舔我的下腹,我覺得很難再忍耐。

「不要這樣吧!」我傻愣愣地坐起來。

黃靜敏再吸吮多一會,也都抬起頭來,只見她的臉已全變緋紅色,頭髮也有點凌亂。

「來吧!我這幾天是安全期。」只見她說完兩只眼睛在放光,未待我的答覆就再把我推倒,一下子坐個正著。

兩只眼睛閃閃發光,確實有點嚇人。即使我身體一部份已在她體內,我仍不敢亂動。

「還是不要吧!」

她卻全然沒有理會,雙手捉著我的腰,身體上下郁動起來。

「勇, 不要忸怩得像個女生吧!」

我感受到她她體內的濕潤,那就像是穿了一條未曬乾的褲子一樣,感覺相當不舒服。我估計到自己的臉色應該十分難看,但她就像全不理會,只顧自己的動作。我不知道自己在懼怕什麼,但卻有一股異常的壓力叫我喘不過氣。或許是恐怕她會因此而懷孕吧!

但這又分為兩個層面,到底只是單純怕新生命的誕生,還是怕要背負龐大的責任呢?

性行為的目的原本就是為了生育,但大部份人卻千方百計地避孕,更有「意外懷孕」之說。把一種行為的根本目的視為意外,那我害怕這種結果也是正常吧!我的視線嘗試避開她的身影,於是就側了頭,剛好看到床邊的時鐘。

我專注於時間的流通,每一秒也是對我忍耐的挑戰。

「的搭……的搭……的搭……」
「呀……呀……呀……」

時鐘內秒針的擺動聲就黃靜敏的呻吟聲竟然同步起來,一分鐘、兩分鐘……五分鐘……七分鐘……經過了十分鐘之後,我實在無法再忍受生命就此流逝。

我反抗起來,一股作氣坐起來,再推低她,之後反客為主地瘋狂性動作,最後把不滿向她體內一瀉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