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情色懸疑小說︰寂寞的廿七歲(八)

跟黃靜敏拍拖是一件光明正大的事,而已我們也會在躲在暗處幹一些不見光才做的事。

對那種事,她是相當熱衷的。當她發現沒有課堂的班房,就會突然拉我進去。在確保沒有其他人後,就吩咐我伸手進她褲內,而她也會同樣。

最初幾次,倒是刺激萬分。緊張是會讓人興奮的因素,我一邊在她體內容活動手指,一邊望著班房門口,生怕有人會突然闖入。這種如犯罪般的心理因素讓我感到興奮。同一時間,她也帶給我生理上的刺激。

可是,多次之後,我開始厭倦了,我嘗試推卻她的要求。

「不要這樣吧!被發現的話,隨時會被退學。」
「怕什麼?不是從未被人發現嗎?」
「太麻煩了,每次也要衝去洗手。」
「學校沒有什麼好,就是洗手間夠多,四周都是。難道……你想我把那些吞下嗎?」
「好了!好了!快一點,我不想被人發現。」

這使她錯覺身為男人的我害羞,反而叫她更積極此事。

至於真正床上之事,由於家人經常不在家,所以很多時候她也會到我家過夜。

記得第一次成功之後,我呆呆的望著床鋪。

「怎麽發呆了?以為我是第一次嗎?」
「不。只要在回味一下。」
「口甜舌滑,想再來嗎?」

她二話不說就把我按在床上,又再被她騎著。說實在的,我還真以為她跟我上床前還是處女。這樣的一個經常男生裝扮的她,想不到比我經驗更豐富。我有一種被打敗的感覺,而最挫折的是她在事後露出一張敗興的臉孔說:「怎麽又這樣快?」

快及慢本來就是沒有絕對的,黃靜敏口中的快,應該是相對於她前度的慢。

我這個人就是最怕跟人比較,一生人中,入學要跟人比較;考試要跟人比較;工作要跟人比較,連做愛也要跟人比較,這是什麼人生?

我的成敗及快樂難道就建立於其他人的標準嗎?

那一刻,我想以一句說話去勉勵自己。腦海中,想到俾斯麥曾經說過:「失敗是堅忍的最後考驗。」

但不到幾秒,我卻想要是最後我也忍不了呢?
我是否連失敗的資格也沒有呢?

我肯定每個男人也希望有堅忍的耐力,只是我力不從心。

facebook: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