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應該愛誰



可以簡單一點嗎?很想大叫
……做人,可以簡單一點嗎?已不只一次提及,多渴望生存在只有對和錯的世界,不是黑便是白,這樣不是簡單一點嗎?不可以嗎?

多年前修讀設計,第一課便學灰、點線面的關係;從黑到白可以有無限的漸變灰,亮度不同、黑與白的比例不同,深淺不一的灰便呈現了!要學的基本功是:人手控制,用鉛筆把不同的灰繪畫出來。不知這一輩的設計師可有經過這樣的訓練,電腦時代按按滑鼠,令不少的價值失卻價值,但對於我這些舊時代人,基本功還是該練好的!三個月也掌握不了皮毛
……三年也未必能準確拿捏……活了三十多年人性的灰度,學懂的亦不多。

引起了罵戰,主兇是誰無人知曉,是一方的猜測,雖不無根據但也只不過是猜測;另一方面卻自衛的否定假設,被冠而涼薄之名。我作為旁觀者的感慨是,無論自殺行為的背後是甚麼,也是負面的,既是負面便該補救,互相指責於事無補。誰對誰錯不能定論,黑的不全黑,白的不潔白。殺人的是制度嗎?但制度的存在就是錯嗎?殺人的是嗎?但的來源真是制度嗎?制度的出現真的只為握殺?教師水準下降不是一個事實嗎?哪個行業沒?難得的只是一個會團結得群起把搬出來的行業吧!旁觀者雖找不到黑與白的落腳點,但仍想說,成年人的問題不是爭論可以解決的,看看學生們吧!無論一位老師的受歡迎程度有多高,他也是很多學生的目標,自殺怎說也不是正面行為,怎麼不多著力輔導?對罵幫不了小孩!

的分界還會因投入度有所偏差。小孩糾黨勒索同學金錢,受害人報警,小惡霸的家長竟然說這只是小童間常有的嬉戲,無須小題大做,不只將責任推得一乾二淨,卸到傳媒身上,還把罪行淡化成閒事一則!我的童年也有兵賊遊戲,當中若牽涉到與金錢有關的情節,頂多也是用大富翁貨幣代替,遊戲完畢後,還著緊的要飾演賊的一方把玩具金錢交還,哪裡會牽涉到真金白銀?若牽涉了,還算是遊戲?

當你翻著長途跟進藝人戀情的大作小作的同時,你會否有一刻問自己,「你愛的應該是誰」嗎?是你身邊正成長的一輩,還是那從未親身碰過面的某某歌手,或某某名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