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情色懸疑小說︰寂寞的廿七歲(二)

如果要重整昨晚的事,真的說來話長。我想最好由我兩年前搭上Rebecca 開始說起。

那年,我廿五歲……唉!如果沒有在那一年進了那間公司,或許我的人生會因此改寫,即使我的人生還未完。

我第一個老闆叫高Sir,但他不是教書的;我們公司是做廣告設計的。我大專畢業後,一心想找一份非常工作,即是那些不用朝九晚六,而且可以一開聲介紹自己工作,對方就「嘩!原來你做XX!」的工作。對!就是為了一個「型」字。

可是,當我做了幾年之後,我發現現實跟幻想實在相差太遠了。

高Sir 在我返工第一日,就跟我說:「我是一個紅褲子出身的人,事事由低做起,所以什麼也懂。人家給面子的都叫我做高Sir。你在公司,也可以這樣叫我。」

看到他快五十歲的臉容下,仍有一份如精鋼的神彩,原本叫我也對他信心十足的。可是,他第二句說話就把我對他的印象打碎:「你知道我為何請你嗎?不是因為你的profile,也不是因為你interview 時表現特別好,而是因為師傅說你的名跟我的八字匹配。」

當一個學生出來社會工作之後,你就會發現在學校學到的,跟現實中完全是兩回事。如果有人問我最值得我叫從業員「回水」的一個行業,我會首先答教師,接下來才是封面與內容不對的AV 女優。進了公司頭兩年,我幾乎每日也在高Sir 的「指導」下渡過……係「指駡」與「開導」。

每個月開會檢討客戶的訂單時,我都會成為高Sir 的箭靶。

公司有兩位非常厲害的前輩,一位叫阿Cloud 的有兩間銀行作為長期客戶。阿Cloud 跟他們的關係好得很,飲茶灌水及跟男人獨有的聯誼活動報銷費,高Sir 問都不問就會簽。第二位係鋒哥,佢無特別大客,不過就同三本雜誌的廣告部好熟。只要客戶想找人跟total package,他們就會「彈單」給鋒哥。雖然當中涉及回佣問題,但對方總有空殼公司來合法處理。

兩位師兄各領風騷,我們都暗裡稱他們為「風雲」,所謂「成也風雲,敗也風雲」,兩個人確實也佔了公司近一半營業額。而我這些新人,總是每天徘徊在找新客及call 舊客之間。即使我已經異常努力……真的!我相信那個時候,比人生任何一次公開試還要努力。但我就是說服不了客人,經驗不足加上卡片寫著的職位不高,簡直係碰壁的必然要素。

有次高Sir 開會時問我:「阿勇,你認為公司在那方面可配合你,讓你更易找生意呢?」

那一刻,我曾天真地認為他是問我意見,於是就提出卡片上高級營業員中「高級」兩字,其實一點也不高級的問題。高Sir 立即黑面。

「我三十年前出道的時候,連卡片都無。生意係靠我從黃頁逐頁逐間打電話打返來的,那需要什麼卡片?年青人就是太好高騖遠,我肯定你未盡力。」

即使那是三十年前的事;即使現在我實在不知黃頁跟Google 的高下;即使今時今日除歌星外,大部份人會以「入職」去代替「出道」,我每次仍默默地聽著高Sir 的訓話。通常會議最後都是以風雲今個月又有好業績,之後大家鼓掌結束。

可是,我的惡夢未完。那次高Sir 在會議之後把我叫入房。他把風雲兩人一個月下來的訂單都放在枱上:「你知道什麼是生意嗎?你看你兩個師兄多賣力,你呢?」

除了要聽他的梵音外,更要忍受已過了兩點lunch hour 的饑餓感。

之後,他由1980年代入行開始,跟我分享他的工作經驗。與其說是工作經驗,不如說是人生道理。對他而言,工作的重點就是在取得成功;即是賺到錢後,找到多少個女人。聽到差不多近四點,高Sir問我:「你想你一生中,會有多少女人?」

我平常也不太會說謊,也正因為如此,生意才一直不好。於是,我就老實地答:「如果可以,一個真心的就夠了。」

高Sir 立時氣得七孔出煙:「怎麼你可以如此不長進?早知如此,我就不浪費唇舌去教精你!」

對於工作,我本來就信心不大,但對於女人,我幾乎是完全沒有頭緒。

「上一篇」                                                            「下一篇」

facebook: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