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情色懸疑小說︰寂寞的廿七歲(三)

我在小學六年級時暗戀過一位女同學,男生都比女生遲發育。那時,我們還只是小孩子的身型,但女同學的乳房就開脹起來。

我還記得那個女同學在上體育課的情境。那是一個炎熱的夏日,天朗氣清得連雲也沒有多片。我們分成兩組上籃球課,老師叫其中一組繞著雪糕筒去練習拍波的技巧。

或許她未有戴有承托力的胸圍吧!

我望著她邊拍球,邊澎湃地蕩漾著乳房,看得我很入神。誰知突如其來的一個籃球用力飛到我的臉上,我未有及時閃避就落得鼻血直流的下場。而最尷尬的是我其中一隻早已有點鬆的門牙被打飛出來。

同學們都在笑,而那個女同學卻是笑得最大聲的一個。

這就是我的初戀。

至於第二次也是暗戀,發生在中二那年,同樣是上體育課。

上了中學後,一般也是分開男女同學上課的,應該是避免有身體接觸吧!但就唯獨是圍繞學校後山長跑時例外,因為看來也很安全。我對著心儀的女同學平日也有說有笑,但說到哄女生的話,我仍差得太遠,所以一直跟她也只是普通同學關係。

原本我是想跟著她一起跑的,但我的身子一向很弱,臉色經常都很蒼白,所以很快就追不上。不過,從背後看著她擺動的馬尾也是一件樂事。

到了上斜坡的地段,我的視線就自然從她的髮尾向下移,先是背部的胸圍扣,之後是貼身的體育褲。那條深寶藍色的貼身褲把她的 臀部包得緊緊。兩個渾圓的肉球刺激我的視線,同時也激起生理反應。那個時候,身體本來就經常難以自制,而且一旦勃起就久久不能垂下來。

我跑得慢,旁邊的也是女同學,她們看在眼裡,不是竊竊私語,就是扮作驚呼尖叫。當然,更多的是恥笑的聲音。

我努力不想讓前方的她發覺,在我還未「平靜」時,竟有一個多口的同學向她說:「快點走吧!否則一陣子他忍不住,射中妳就麻煩。哈哈!」

如果她驚呼也好,鄙視也好,大笑也都受得了。可是,她只是向身旁的同學微笑後,說了一句:「他那有能力射到這麽遠呢?」

那一刻,我心冷卻了,它也垂了下來。原本體育堂下課後,同學們就已經哄堂大笑。更要命的是之後的中文堂,老師提到一句「撥冗光臨」,而我的名字之中有一個「勇」字,於是中學期間我一直被同學戲稱「勃勇」。

不用多說,我的戀情正好如王菲的歌詞一樣:從來未熱戀已失戀。

所以,我大學之前,從不知道戀情是那時開始,卻永遠記得什麼時候結束。

「上一篇」                                        「下一篇」

facebook: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