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情色懸疑小說︰寂寞的廿七歲(一)

返到屋企樓下時,天空已經開始有一絲晨光。

雖然昨晚的細雨仍然未停,而且清晨的微風都有一種透膚的冰冷,但我並無撐起傘,任由雨水打落我的身上。

「這樣正好!」

企於大門前,我先發現衫袋中沒有鎖匙。不過,丁點都不緊要。我早就習慣將後備匙放於門框上邊。

開門的聲音好細,反而扭開門鎖的「啲」一聲特別响。

Mary 應該聽到我入屋的聲音,立即從房中衝過來,一下就撲去我的身上。Mary 瘋狂地去咀我,甚至伸出脷去舔我的耳蝸。除此之外,她手不停地亂摸我全身。

「死開啦!」

我完全不為所動,而且一手將她推開,因為她全身的酒氣實在太臭。再講,經歷過一晚之後,我實在無任何興致。

Mary 被我推開後,仍然自在地返回房中。我只是提供一間房予這個少女讓她住下來,真的有如此大的魔力,讓她駡不還口,打不還手嗎?

Mary 關上房門之後,整個大廳又再回復黑暗。此刻,我慢慢除下皮鞋,把它丟進垃圾筒內。

當經過曾跟Rebecca 一起的房間,我馬上快步走過。明明那間已經成為我的睡房,但我就好似不敢踏進半步。對了!即使身體已經倦透,但我仍必須走進浴室洗澡。

望著眼前的一個陌生人,我嚇呆了。明明就係一塊鏡,而且臉子身型也看過二十幾年,理應相當熟悉。為何總覺得眼前的自己相當陌生?除了差點是瘀黑的黑眼圈之外,如果「面青唇白」係一個形容詞,當下去形容我的臉色就相當客觀。

我望住鏡中的自己望得入神。曾經從無數電影中,我見過好多不小心的人會留下蛛絲馬跡,所以我小心地看我身上有沒有抓痕之類的東西。良久之後,一陣寒意令我打了一個噴嚏,我才立即沖一個熱水沖,企圖透過打落身上的水把一身的罪蒸發於空氣之中。

沖完涼後,我把身體擱置在廳中的沙發上。即使明知只要一走進Mary 房內就可翻雲覆雨,發洩內心的不安,但我仍安份地睡在沙發。望住客廳中的一切,除了少部份因Mary 的進駐而有點雜物外,其他的也是排的井井有條。

那應該是因為Rebecca 曾經留下來的証明;她不喜歡亂。要是讓她見到我又把沾上雨水的衣服亂放在廳的話,她一定又會大發雷霆。有時我會想她是否有點潔癖。或許,因此她才對任何事也有如此高要求,包括對我。

無論如何,那已經是不重要的事了。我沒有吹乾頭髮,就滾在沙發上,希望能盡快去睡。可是,我的身體倦得太過份了,加上腦內不停出現著Rebecca 零碎的畫面,我竟然滾來滾去也睡不著。一點晨光開始映入客廳,身體也回復暖和,我開始重整昨晚發生的事。愈去想,心就愈凌亂,甚至有點驚慌的感覺。

那大抵就是所謂的「心虛」吧!

「下一篇」

facebook: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