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很清楚

無論你有多不捨得,當留不住的時候,你還是要學習放開手。

 

如果人是水點,聚集成川,身在川流不息的河流,你不斷被往前推,你身旁或出現一直陪著你的水點,讓你感到安心,沒那麼恐懼。

 

可是有時候,我們甚至不知道下一秒往哪方向流走。

 

水流急促,就在你與他沒那麼緊密之時,一不留神,兩夥水點就此沖散,對水點來說,河流浩瀚無比,任你再努力,都不能逆流,遑論再重遇。

 

你試過分離的滋味嗎?

 

//「When minutes become
hours, When days become years, And I dont know where you are, Color seems so
dull without you

 

真正的分離,是你在分離以前,窮所有想像都不能觸及的事情。

 

或早有預告,但分離的愁緒,不會因時間拉長了而稍為紓緩,反而在分離的時間臨近,不捨得的痛,會幾何級數的遞增。

 

原來,真的要分離了嗎?

 

我還未作好準備呢,不,其實給我再多的時間,我想我也不能梳理自己的情緒,跟心愛的人說再見,從來只會哭,那會笑?

 

就算我笑著跟你說再見,我緊握在背後的拳頭,早已滲出血。

 

不這麼樣,我怎能忍住淚而笑?

 

//「當天這麼珍惜始終分開都會有放手一天,不喜歡的竟得到分與秒放於我身邊,我記得從前路上婚紗店,我甜蜜到流淚了望你的舊照片」

 

兩個人曾經在一起,不是兩個人在一起如此簡單,而是兩個人曾經是一個人。

 

兩個人的回憶,兩個人的靈魂,兩個人的世界,曾經是同一份回憶,同一位靈魂,同一個世界。

 

這樣的一個人,要再分開成為兩個人,分離時,回憶散落一地,遭強行撕裂的靈魂會痛崩,世界彷如遇上災難般崩塌。

 

這世上,沒有不痛的分離,只有不想分離,仍得分離的痛。

 

這種痛很深,但它不會殺掉人,它殺掉的,是曾經的心跳。

 

心跳虛弱,但逐秒掠過以後,你還是可以學習,重新的一個人。

 

//「你存在,我深深的腦海裡,我的夢裡,我的心裡,我的歌聲裡」

 

水點被分離以後,捱過死去活來的痛以後,它隨流水漂流到很遠很遠。

 

期間,它看見越來越多的風景,它感受過河流不同溫度的變化,它聽見過不少鳥兒在林間的歌聲,它開始適應了流水的速度,不執著逆流,只隨緣順流。

 

過了許多年,有一天,它終漂流至下游,河流不再急促,它開始感受慢慢漂流的閒。

 

水面,寂靜無聲,水點知道,它的生命或快要結束了,這也好,它已學會慢慢接受不同的變化。

 

忽然,從旁邊傳來一把熟悉的聲音:

 

「很久沒見了。」

 

它呆住了,緩緩回頭,看見的,是當天被沖散而去的他。

 

妳靜了,真的靜止了,靜得只聽見自己的心跳。

 

「這些年,你過得還好嗎?」

 

//「淡淡交會過,各不留下印」

 

PS.四首歌,分別是曲婉婷《Drenched》,《我的歌聲裡》,鄧健泓《一個鐘以後》,陳奕迅《落花流水》。

 

照片攝於台灣的淡水,那片夕陽很美,記得很深,後來這男生當了作家,把這張照片,收錄在《有一種幸福叫忘記》的彩頁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