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聯


圖片來源:互聯網

男孩和女孩,從未見過面,兩人唯一的連繫,是紀錄在手機的Line帳號,可惜,女孩遺失電話,也因此而跟他失散了。

 

你或會問:「網友而已,素未謀面,就算走散又有何何惜?」

 

但對女孩來說,這是一個遺憾,她好想在人海裡再遇他,訴說當天還來不及說的感覺。

 

秒針,回撥至去年夏天,身在外國留學的女孩,回港渡一個月假,假期有點悶,女孩無聊的下載了交友app,在app中,她認識了那男孩。

 

「我有機會可以認識一下你嗎?」有風度的邀請,也讓女孩對他感興趣,起初,她只是隨意的回應,聊得淺,但漸漸卻發現跟他頗合拍。

 

聊了一段時間,他沒有問女孩取其他通訊方法,她終於鼓起勇氣問他Line的帳號,她從來是一個很被動的人,不乏追求者,卻因他而變得主動。

 

然後,兩張嘴,聊愛情,聊星座,聊家人,聊將來,話題像永遠聊不完似的,或許,我們都曾經歷過這時光。

 

明明沒有見過面,但感覺卻非常親切,雖只有聲音,但卻能令女孩有莫名的安全感,男孩曾跟她說,因為他修讀心理學,朋友往往都是要他聽,卻沒有人去聽他,人前裝快樂的他,終於遇上可以聊心事的女孩。

 

可惜,聊得最熱烈的時候,女孩的假快放完了,在臨別前的一夜,他倆從深夜聊至清晨,男孩用聲音,陪著女孩看日出,明明數個月後便回港,明明在外國也可繼續聯絡,但女孩就是捨不得。

 

但多不捨,女孩還是要回到外國,兩人保持緊密的聯絡,每天起床,一張開眼,女孩會立即打開手機,最想看到是他傳來的甜蜜。

 

這期間,他倆有不少的約定,回港後結伴看流星雨;一起玩「逃出香港」;一起煮飯仔,每個約定,女孩憶起也覺甜。

 

可是,男孩後來的回覆越來越疏了,是話題聊光了?還是新鮮感減退了?不知道,但女孩安慰自己:「別怕,我快回港,也很快能見他了。」

 

但,兩個人的關係,尤如拔河,當有一方突然鬆開手,你瞬間失平衡,跌得一臉也是灰。

 

男孩最終鬆開了她,最後一次通話,是十月,就連女孩十月生日的那天,他也沒有再傳來祝福。

 

是有什麼誤會嗎?是有什麼原因,讓你忽然討厭我?我回來了,一直也忍住不找你,卻每日苦苦的思念,真諷刺,我思念的,竟是一位我從未見過的男孩。

 

但,是上天刻意安排嗎?

 

當女孩鼓起勇氣,找這位已不再找自己的人,忽然發現,手機不見了。

 

我不介意遺失所有人的號碼,只痛心,我跟你唯一的連繫,斷線了。

 

數個月來,女孩每想起他,心總是一陣揪痛,這遺憾感,揮之不去。

 

就算是討厭我,也可否讓我真正遇見你一次,你再當面跟我說?總好過現在沒頭沒尾,你忽然在我生命裡出現,又忽然消失,把我部份靈魂也帶走。

 

思念糾纏了我好幾個月,後來,我寫了一封信給樹洞。

 

女孩沒有奢望能找到你,但她希望,你會看到這文章,然後向你說聲謝謝,聽起來,或許有點難以置信,但她覺得,當你跟她最暖的時候,女孩確實喜歡過你。

 

但她不想再困在這似是而非的愛情了,她想找個,而這個,是再遇那男孩嗎?不一定。

 

,應該在女孩的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