厘米


圖片來源:互聯網

在衣櫃前,女孩找了又找,終於找到最心儀的衣裳。

 

她今天要穿得最漂亮,因為她想男孩在登上飛機前,記住她最漂亮的樣子,男孩只是去一趟數個月的交流,但足以讓女孩依依不捨。

 

登機閘前,男孩與他的同學們都在,一位女生走近女孩:「早晨,嫂嫂。」她很友善,也讓女孩感到很甜蜜,原來男孩有在同學面前提起她,這種被承認的感覺,很甜。

 

入閘了,女孩在眾人面前,擁著男孩而哭,雖然只是數個月,但女孩隱約感受到,這次是最後一次跟他的相擁。

 

於是,女孩忽然在他手臂上,深深的咬一口,他事後到外地後說:「妳咬的地方都瘀了!」

 

對不起,我刻意的,我更想這瘀青能數月不散,讓你好好的記著我。

 

他身在異地,兩人雖然分隔,卻彷如回到熱戀時,whatsappSMS,電話一個接一個,雖觸不及對方,但女孩深信,只要兩人都捉緊對方,那多遠都不能分離兩夥心。

 

可是,如果其中一方鬆開手呢?

 

訊息漸回落,女孩安慰自己:「他在忙,他在忙,他在忙。」

 

未試過與戀人分隔異地,很難感受這種患得患失,當你思念他,他卻遠在他方而漠視你的時候,你會發現,這個城市好像只有你一人。

 

而他,應該在那個新地方,感受新鮮而樂透中,卻忘記這裡,有一個仍然掛念他的舊人。

 

女孩承受被冷待的寂寞,直到有一天,她忽然收到男孩的短訊:

 

「在做什麼?」

 

女孩回覆得很快:「在掛念你呀!」

 

短訊聲很快又響:「為何要掛念我,不要掛念我了。」

 

「那可以不掛念?」女孩回覆時,淚光已在流轉,為何不要掛念你?我差不多每秒都在掛念你。

 

「行李箱,我落機後會還給妳,妳不用來接我機。」

 

一星期前,還記得你吩咐我準時到,穿漂亮點來接你機,為什麼,短短數天,一切就變了?

 

在異地,數天的變化可以大得很。

 

大得,我忽然覺得你很陌生。

 

後來的數夜,女孩回到家,就只能躲在床上哭,還不能哭出聲,因她與姐姐同房,她不想讓家人知道,因為她是家裡最愛笑的一個。

 

我們失戀,總不想即時讓家人知道,不是不信任他們,而是他們定會替妳擔心,也盡力不讓妳因失戀而失溫,這種關心,讓妳更想哭。

 

最終,男孩回港了,女孩最後還是不爭氣,來到他面前。

 

同樣的機場大堂,同樣的兩個人,但感覺卻完全不一樣。

 

兩人離開機場回家,一路上,靜默無聲,並肩,但卻不能再十指緊扣,他的右手,跟她的左手,相隔僅數厘米,背後卻相隔了兩個世界。

 

終於來到了女孩家前,她知道,過了這分鐘,陪在他身邊的人再不會是她了,她問:

 

「可不可以,如最初愛我般緊抱我一次?」

 

男孩把她擁入懷,女孩吸了一口氣,強忍將奪眶而出的眼淚,男孩在她耳邊說:

 

「對不起。」

 

女孩一痛,就推開他了。

 

後不久,女孩收到一位朋友的來電:「我看到他牽另一位女生的手逛街。」

 

女孩呆了,再按進他的instagram,仔細看,終於看到數天前,他上傳了一張相。

 

女孩苦笑,和自己說:「如果有機會見面,我會以『嫂嫂』來稱呼妳的。」

 

我沒有憎恨你,下一次,如果你再看到我,不用躲。

 

我沒有怪妳,也沒有怪他,我只是怪自己,怪自己那麼蠢。

 

但最蠢的是,給我多一次機會,我還是會多蠢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