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5


圖片來源:互聯網

故事發生在一場過雲雨,男孩和女孩並排而行,男孩想也沒有想,便把雨傘推過去,自己落得渾身濕透。

 

兩人原僅是好友,這夜的一場雨,卻讓女孩的心跳有所牽動。

 

後來,兩人開始走近,互傳訊息,一小時,兩小時,一整晚,話題總是聊不完似的,我說,妳笑;我未說,妳已猜到,這樣的感,越來越濃。

 

直到有一個晚上,男孩表示,需要到內地工幹,提起一位同事較早前才遭滯留,他向女孩許承諾,不會重蹈其同事的情況,但女孩卻憂憂的回話:

 

「承諾很重要,不要隨便許。」

 

氣氛忽然變得僵,男孩道歉,但沒有用,好像是女孩覺得,他太容易許承諾一樣,電話掛線以後,男孩本以為,這或是一段的結束了。

 

,往往都是無疾而終了吧?

 

翌日,男孩準備出發,忽然收到女孩的一個長短訊,女孩坦白了對他的愛意,男孩歡喜若狂,自那一次回來以後,他和她,終於不再嚐之苦,第一次正式約會;第一次面對面表白;第一次牽對方的手;第一次想一生一世。

 

可是,愛情總是在最美的時候,忽然消散在瞬間。

 

兩人逃不過分手,男孩再愛她,對她再好,再也找不回當初的怦然心跳。

 

這愛情,輸給了時間,敗給了感覺。

 

男孩沒有從一開始,便表現出女孩最需要的信任,分開,是改變不了的路,但令男孩最痛的,是因種種的誤會,令愛情缺氧。

 

明明是結束了,但男孩不願放手,他不理好友勸告,在自己的生日來臨前,完成了那份送給女孩的禮物。

 

是一本紀念冊,男孩跟女孩的紀念冊。

 

冊內,有男孩寄給未來女孩的信,還建構了他很想與女孩共同的擁有的未來。

 

二十五歲要步入教堂;看著兒女們牙牙學語;到兩人最渴望的地方去旅行;到垂暮之年看著兒孫成才。

 

這份禮物,男孩原以為沒有送出的機會,直至聖誕節,他不理友人的勸導,把禮物輾轉送到女孩的手上。

 

讓我在愛情上倔強一次,好嗎?

 

紀念冊附上一封信,男孩在信裡寫:

 

「我知道,有些事情就是無法重來;我知道,我就是不能夠讓您回來愛我。」

 

「但如果,我真的那麼愛您,我會想把您的幸福,放在我的前面。」

 

「不要對我內疚,別再愁雲慘霧了,把這些一一都留給我,我沒關係的,真的,去找那能讓您一直笑下去的幸褔吧。」

 

我們在小說,在劇集,會因心碎的場面而痛;但原來,當心碎真正襲來的時候,你是無法招架得住。

 

在收到禮物的那夜,女孩回了一句話:

 

「如果那個人的目的是要讓我哭的話,他成功了。」

 

男孩聽見自己心碎的聲音。

 

然後,秒針繼續往前推,世界末日沒有來,元旦,新年,復活節,然後又一年了。

 

男孩沒有半分放下女孩的想法,還每天像患上強逼症一樣,把whatsapp開開關關,看著女孩的最後上線時間,等待她「在線上」。

 

如果,女孩曾留意過,她會發現,男孩故意把最後上線時間落在每夜的705,這一分鐘的含意,只有他和她,才懂。

 

今天,是女孩離開男孩的五百六十七天,好友們都勸他,勇敢的開始下一段感情吧。

 

他不是不明白,而是,試問當靈魂的某一部份,曾經與那個人徹底的相連,那麼,當她離開以後,我還是完整的一個人嗎?

 

男孩忘不了,那一天,有個女孩,即使自己患重感冒,但錄了一首副歌來哄男孩,這段聲音,經歷了那麼久以後,仍然存在。

 

成為了我跟你曾經相愛的証據。

 

如果,能回到最初那場過雲雨,男孩,還是會把傘子讓給女孩。

 

我冷,也想送妳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