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的情人節 (五)

「怎樣呀?還好吧?」

「嗯,我總算升上大學了,謝謝老師當年的教導。」

「條條大道通羅馬的吧!對了,你知道女班長升讀了那所大學了嗎?」

「不知道,我們從中四開始就沒有怎樣交流了,怎麼了?」

「她看似沒就讀大學呀,現在準備就讀副學士,如果那年我沒阻止她選理科,或許你們還能成為一對好朋友呢。」

「嗯?讀文科不是她的志願嗎?」

我心裡突然冒出一連串的問號。

「不是啦,起初她是想選理科的,可是我看到她文科的成績比較好,所以才叫她選文科的,可是她還是堅持要選理科,不過到最後還是算了文科。」

咦?我怪錯她了?原來除了我,她也有這樣的想法?還是一直在堅持?

或許是她對前途感到害怕,最後才聽從人生經驗豐富的老師的建議?

我突然有種被命運玩弄了的感覺。

 
「不過,我明明記得高四班際籃球比賽那天,你出事以後,她在教員室門口捉著我,不停問你的情況呀?你們那時還不是好好的嗎?」

聽到這,我的心又一沉了。

 
「她不是擔心她的男朋友才來找他嗎?」

「她那來男朋友呀?」

「那個跟我打架的男生呀?」

「才不是呢,只是那個男生在追求她而已,她一直沒答應呀。」

「那,那她為甚麼送他手制朱古力呢?」

「朱古力?你說初四那個?」

「是呀,那天我還記得那個男生拿著她送的手制花生朱古力向我炫耀!」

「花生朱古力?我想想看。」

老師在櫃檯東找西找,找了五分鐘,從混亂的紙張堆中找出了一張小卡片。

「我也有收到花生朱古力呀,你看看她在卡片上寫著甚麼。」

我不解地接過來,然後細心地閱讀。

「老師,快樂,送你一塊自制的花生朱古力,寓意友情永固,因為老師你就像我的朋友一樣!

當然,除了老師,其他同學也有收到我的花生朱古力呀!所以你別在你老婆面前臭美了! 雪妍字」

我看完後,才明白是甚麼一回事.....

「可是,我收到的卻不是她自制的花生朱古力呀,我收到的可是從便利店買來的酒心朱古力。」

「那就奇怪了?明明她也在卡片上寫著其他同學也有收到花生朱古力,為甚麼你的卻是現貨的酒心朱古力?」

突然靈光一閃,我好像想到一點頭緒。

「老師,電腦借我用一下,我想搜尋一下。」

還沒等老師答應,我就把網頁瀏覽器打開了,然後在搜尋網站打上「酒心朱古力 意思」。

我深吸了一口氣後,按下了ENTER鍵,然後打開了第一個搜尋結果。

看到後,我整個人呆了,老師也好奇地偷看了一下,他看到後,望了我一眼,也呆掉了。

不出一會,我不爭氣地哭了,我恨自己,我討厭自己。

「酒心巧克力 →  愛上你」

難怪,她叫我看清楚那是甚麼朱古力,為甚麼我那麼笨?為甚麼我不相信她?

可是這一切也太遲了。

我看著人去樓空的班房,那個曾經屬於我們的班房,我也意識到,已經回不去了。

我懊悔地坐在鎖上了的班房門口,痛哭著。

我哭得像鬼哭神嚎,根本停不下來,這才知道,我原來是有多愛她,我對她的感情一早超出了友情,而且還一直壓抑著。

想起自己在最後那兩年對她所做的一切,我恨不得痛揍自己一千遍。

我依然哭著,像開關壞了的水喉一樣,停不下來。

「你是八輩子嗎?」

可能是我哭得太兇,根本沒留意有人走近。

我嘗試找回理性,擦乾眼淚,抬起頭望向呼喚著我的人。

「你真的是雪妍嗎?」

我不可置信地望向她。

「我不是雪妍,我可是鼎鼎大名的哼將軍呢!」

雖然我再想不起第二,第三,第四次的是怎樣過的,但我永遠也會記得,是一個我最珍惜的朋友跟我過的,

同時也會記得往後的,因為,以後那個我最珍惜的朋友,將會以女朋友的身份跟我一起過將來的每一個節日。


圖片來源:互聯網

那天過後,我再沒主動跟她聊天,沒再主動打給她。

該完結的還是要完結的,我的職責已經完結了,接下來就交給她的男朋友吧。

我把頭埋在枕頭裡,決定不再想她的事情,可是每當我閉上眼的時候,腦海就很自然想起她。

「我們還是朋友嗎?我對她的感情,還只是朋友嗎?」

時間轉移,來到班際的籃球比賽,鏡頭轉到我跟她的男朋友相撞的那一幕。

是的,那天正好是我的班別跟她的班別進行比賽,而我剛好杠上她的男友,令她男友的球撞到他自己的腳,飛出界外去了。

他當然不岔氣,一來就用手推我。

本來我也不是EQ低的人,可是誰叫你是她的男友呢?

我直接用籃球擲向他,結果我們就在操場上大打出手,最後兩人各被記一個缺點。

我跟他從訓導室走出來後,看到她站在房外。

我望了她一眼,為甚麼這一眼,好像來得特別遲?好像經過了數十年才再遇到她一樣。

「喂,走吧!」

他直接把我無視掉,然後拉著她走。

不知道是我的錯覺還是怎樣,她好像一直在凝視著我臉上被他所打的傷。

正當我轉身準備走的時候,她突然把他的手甩開,跑向了我。

「你沒事吧?」

她走到我面前,就像我替她頂罪的那天一樣,擔心著我。

「沒事的,死不了,你去照顧你的男友吧。」

我勉強地苦笑了一下,突然搭了她的肩一下,就走過她的身邊了。

「他,他不是我的男朋友!你不是最信任我的嗎?」

她在我背後說著。

「哈,是嗎?那為甚麼他剛剛拉著你呢?」

我說完,頭也不回,就離開了那個尷尬的地方。

然後,又過去了數個月,我們依舊一直沒聊天,相遇也只是打個招呼就沒了。

新年假完結後的某天,她在走廊突然拍打我的背。

「今天是呢!認識了你那麼多年也沒給過你朱古力,來,整盒都給你,你一定要看清楚這是甚麼朱古力呀!」

她說完後就回到自己的班房門口,然後從紙袋拿出一塊好明顯是自制的朱古力交給她的男友。

我再看看自己手上的朱古力,只是一盒在超級市場或是便利店也能買到的酒心朱古力。

「屁呀,看清楚我只是個值得收便利店朱古力的貨色嗎?」

此時,她的男朋友走向我,向我舞動著從他手上收到的朱古力,我隱約地看到朱古力表面還有花生碎。

差太多了吧?難道她是要我死心的嗎?

我不明白,也不想明白。

往後的日子,我再沒聽她的電話,再沒跟她打招呼,我開始跟班上的女生攪曖昧,而且故意給她看到。

她好像明白了我的用意,她也沒再打過來,也再沒向我搭話,連打招呼也沒了。

就這樣,迎來了高五,我們開始忙於學習,忙於補課。

最後,她順利地升上了高六,而我因為分數不足,到了外校升學。

而她的男朋友,也出奇地不夠分數。

畢業後,我跟她再沒聯絡。

五年後的某天,我回校探望老師,遇到初三的班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