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室鏡


圖片來源:互聯網

蒸氣,讓浴室鏡凝結一層小水珠,妳緩緩用手,往鏡子上一抹,看到剛痛哭完的自己。

一個人要離開妳,任妳花多大氣力,費多少心機,他要走,妳怎留,也留不住。

為什麼他要離開我?為什麼他能這麼狠心說走就走?為什麼,我熱淚滿盈的時候,他能冷漠成冰?

每一個被遺下的人,總有很多個問號。

這些問號,尤如不斷被充氣的氣球,直到,其中一個氣球受不了,「砰」的一聲,就在你頭側爆破,你給嚇醒過來,眼淚,也隨之缺堤。

夠了,我想了很久很久,我想不明白,為何你會這樣子對我。

是我不夠好嗎?沒回答,那麼,是你不夠好嗎?我不介意不夠好的你,不就沒問題嗎?但,問題不在這。

問題不在這?那麼你告訴我吧,問題在那裡?在哪裡呀?

是不是,重點不是問題在哪裡。

而是,我已經不在你心裡?

未曾被遺下過的你,根本不會懂被遺下的那種淘空。

那種淘空,是我哭乾了很多遍淚,失眠了無數個夜,回到浴室的鏡子前,看著臉孔有點蒼白的自己。

然後,淚線又再發作,我哭得身子也在震,然後倚著牆,緩緩的蹲在地上。

良久,我才能勉強止住淚,吸口氣,讓自己不致缺氧,再問自己:「我真的這麼討你厭嗎?」

為什麼,當你要跟我分開的那刻,眼神,彌漫的不是不捨,而是厭惡?

我勉力撐起身子,回看鏡中的自己,緩緩抹乾淚㾗,梳理亂髪,然後,擠一個笑容。

其實,妳也不是那麼差吧?

那個他,真的值得妳這樣糟蹋自己嗎?

想清楚,妳喜歡的,是那時候甜蜜的他,還是這一刻冷漠的人?

妳逃不開痛,不是你留戀這一刻的人,而是妳以為,那時候的他會回來。

但,別騙自己,那個活在回憶裡的男孩,不會再回來了。

妳再糾纏,只會把自己心靈上的結,越拉越緊。

那些痛和淚,偶爾在浴室的鏡子前宣洩,沒關係,儘管哭,但哭完了,崩潰完了,離開這狹小的四面牆前,要重新振作。

抹乾浴室鏡上的霧水,就像抹乾對那個人的淚水。

來,洗個臉,笑一個。

妳,是最漂亮的女孩。

 PS.有多少人,曾躲在浴室裡痛哭過?或許,這狹小空間,這浴室鏡前,最適合,我們問自己沒有答案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