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控制下的寂寞


圖片來源:互聯網

每逢星期一,Martin 因工作關係,就會搭鐵路上東莞了。

臨行前,他總會把Ruby 抱得緊緊的。

「你要時刻記掛著我呀!」Ruby 裝出一個可憐的表情。

「知道了!傻瓜。」Martin 說:「再不放手,我就要遲到了。」

Martin 回望穿上一條白色連身裙的Ruby

他心想都已經好幾年了,還是一臉學生模樣。也好!可以放心把整間屋交給她。

Martin 仍記得當初認識Ruby時,是在一個朋友的聚會上。那時的Ruby 留著一頭長直黑髮,前額有剛剛過了眼眉的齊劉海。看起來,實在有點像日本的少女偶像。

「這位是學生嗎?」Martin 問朋友。

「你怎麼會以為她是學生呢?她跟我們同年的,叫Ruby。」朋友說。

「不好意思!」Martin 連忙向Ruby 致歉。

「不打緊。」

Ruby 那一刻的笑容,就把Martin 溶化了。他相信自己已在瞬間愛上了Ruby

兩人交往初期,Martin Ruby 可說是呵護備至。因外貌及妝扮的關係,Martin 總以為Ruby 希望被人照顧。

「今晚我們去那裡晚餐?」Ruby 問。

「跟著我來就是了。」Martin 答。

「假期我想去旅行。」Ruby 說。

「那正好。我已plan 了一個行程給妳。」Martin 答。

總之,凡事都有Martin 代為作主。姐妹們都說Ruby 太幸運了,有一個如此體貼的男朋友。Martin 更被封為「好男人一號」。在一眾姐妹們不停讚好下,Ruby 也只有任由Martin 繼續充當好男人。

他倆拍拖不久後就同居了。

那是Martin 提出的。原因嗎?Martin 住在柴灣,Ruby 卻住在天水圍。Martin 覺得他有責任在每次出街後,送Ruby回家。但那實在花太多時間了,而且交通費也不平。

Martin 記得Ruby 曾經猶疑是否同居。

「會否快了一點呢?」Ruby 問。

「不會了。放心!租金方面,我會負責的。」Martin 以為Ruby
是怕租金支出。

「我也有工作,可以負責一半。只是……」

「那就更好了。我已經做過了資料搜集,有三個單位是可以的。妳看看吧!」

Ruby 不想令Martin 失望才答應;而已,Martin 卻以為那是最好的安排。兩人同住初期,爭執是多了。Ruby 對於物品擺放的整齊,接近病態的地步。而Martin 就認為自己「亂中有序」。

「把這些按大小擺放,可以嗎?」

「那些散落一地在柜頂的,可否用個盒子放好呢?」

「外面的罐頭是舊的,新買的放在最內。」

「妳煩不煩呀?」Martin 好不容易才忍住不說出此句說話。

原本Martin 還煩惱如何跟Ruby 協調,但公司突然把他調往國內,一星期就只有兩日在家。這樣一來,兩人的問題就迎刃而解。Martin 決定不再理會Ruby 如何執拾家居,而Ruby 就成為家中的支配者。

「上期雜誌在那裡?」

「我那盒高達模型呢?」

「見過那件黑色大褸嗎?」

兩人同居久了,Martin 開始有一種奇怪的感覺;怎麼那個家好像不屬於自己的?

起初,Martin 原本想把Ruby 照顧得好好的。但結果呢?要是他獨個兒在家的時候,他甚至懷疑自己是否能煮到一個麵。有些廚房內的用具,他好像見也未見過。

Martin 對這個家的歸屬感愈來愈少了。

晚上,Martin 打了一個長途電話給Ruby

「在做什麼?」Martin 問。

「在看電視呀!有事嗎?」電話的另一邊確實傳來電視的聲音。

「沒有。」Martin 苦笑了一下,但他肯定Ruby 不會察覺到:「只是見妳今早好像很可憐的樣子,於是就打給妳吧!」

Martin 放低電話後,走進房間。

「要瞓了。」一個穿著性感睡衣的女人說。

「怎麼妳睡覺也化妝嗎?」Martin 問。

「你笑人嗎?只是未落妝罷了。」那個女人說話時,妖媚得很。

Martin 望著那個女人把東西亂放一堆,就有點怨言:「妳可以把東西放得好一嗎?」

「要用時,找得到,不就可以嗎?又不是在工廠,那用這麽整齊。」

Martin 聽到後,心想也是對的。他實在不想生活在工廠之中;男人沒有一個想被控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