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的情人節 (四)


圖片來源︰互聯網

「你也是『大眾』的!」

她一臉高興地指著電話顯示的公司名稱說著。

「那又怎樣呀?」

對於只用了一天手提電話的我來說,她的反應實在不解。

「我也是『大眾』的,那代表我們能免費發短訊!」

「真的嗎?不要騙我呀,如果被我媽知道我發短訊,又要付錢,會被抽打死的!」

這次由她展出「信我得永生」的表情,令我屈服了。

回到家後,洗完澡後就躺在床上。

剛閉起眼想作個小休,就被電話發出的聲音吵醒了。

「是沒電還是怎樣?」

我拿著電話看著,原來是收到一封短訊,寄件者正正是她。

「^O^,我拿走了你的了!收訊息!」

我無言了,這人是沒被人揍過是嗎?

「嗯,而且我剛剛的另一個也被你拿走了。」

我按完發送後,也不出十秒,她就回覆了。

「那個@@?」

詛咒發送短訊給我的人。」

我不懷好意地按了發送。

自從我發了這個訊息之後,那一晚我再沒收到她的訊息。

本來我也沒甚麼感覺的,還在想是不是她玩膩了。

當我吃完晚飯,做完家課的時候,突然在想,是不是令她生氣了?

「大小姐生氣了?」

我小心翼翼地敲打著鍵盤,生怕打錯任何一個字。

我拿著電話等著,五分鐘,十分鐘,三十分鐘,六十分鐘地過去。

我望望時鐘,原來已經十時三十分了,她還是沒回應。

「反正我有她的電話號碼,我該主動打給她道歉嗎?」

我把電話平放在書桌上轉動著。

突然十六和弦的鈴聲響起,嚇得我立刻把正轉動著的電話按停了下來。

我看看來電,原來是她。

我雙手握緊電話,深呼吸一口氣,然後用食指把綠色的接聽鍵按了下去。

「喂?」

「哼!」

「......」

「哼!」

「生氣了?」

「哼!」

「對不起!」

「哼!」

「是哼哈二將的哼將軍打來嗎?你打錯了,我不是哈將軍。」

我說完這句後,我也覺得自己有點白痴,可是我卻聽到電話筒的另一邊傳來笑聲。

「不生氣了嗎哼將軍?」

「誰說我沒生氣!」

「你認你是哼將軍了嗎?」

「八輩子你!」

「開玩笑啦,不要生氣了好嗎?」

「如果你說出 我因為甚麼生氣,那我就原諒你。」

女生總愛玩這種用猜的。

「因為大人你好心跟小的發短訊,我卻不領情,還要咒罵你,我罪該致死呀!」

「哼!你知道就好!不過本官故念你初犯而且有悔過的心,就原諒你吧!」

「謝大人,那就不要生氣了!」

那一晚,我們聊了很多,比我們這三年相見時所聊的更多。

我們由十時三十分,聊到太陽也上班了。

我望望時鐘,shit!

「喂,哼將軍,你看看時鐘,我們快要準備上學了!一會再聊吧!」

「完了!原來我們聊了那麼久!我已經用光了這個月的分鐘了!」

「甚麼分鐘?你指你的人生?」

「不是啦!手提電話的分鐘是有限的!你不知道嗎?」

我聽到後,仔細想了一想,好像從媽媽口中聽過類似的情報,而且她還要叮囑我不要聊太久。

結果,電話月結單來的時候,我被媽媽訓話了兩個小時。

當然,我也知道哼將軍的情況沒比我好很多之後,我才有那麼一點釋懷。

初三過後,終於迎來期待而久的初四。

這年我也長高了五厘米,可是,我長再高,也對她沒影響了。

那年,她選讀了文科,而我選讀了理科。

我們事前當然知道,也有共識,畢竟跟前途有關的決定,不能以朋友不能分開的理由與藉口而影響決定吧?

「我們終於不在同一班裡了,感謝主呀!」

我在走廊遇到她,裝著一臉輕鬆地說。

「你真的那麼慶幸我們不是在同一個班別嗎?」

她一臉認真,使我也緊張了起來。

「說笑的,其實我也想你跟我在同一個班,可是你最後還是選了文科,不是嗎?」

明明心裡感覺很可惜,但臉上還是裝著不在意。

「嗯,也沒原因令我好動搖的。」

她輕鬆地微笑著。

「嗯,你喜歡就好。」

我向她揮揮手,就走回班房去了。

再在意又怎樣,別人又不在意,是我把她看得太重了,我還傻得在交志願書前的那一剎那,有把第一志願改作文科的想法。

我們從此慢慢少了交流,也只有在走廊上遇到時才聊一兩句,閒著沒事做就會通個短短的電話甚麼的。

十一月的某天,在回班房的時候聽到別班的女生在走廊說著別人的八卦。

「你知道嗎?那個籃球隊的男生好像跟她表白了,她還接受了呢!」

「真的嗎?」

那個她,正是我所認識的那個她。

轉班一年,就搭上某個男生了。

也是的,人家籃球隊隊員,又帥,成績又好,的確令女生蠻心動的......

心動個屁呀!你不是跟別的女生不一樣嗎?

我在班房裡,抱著頭就睡,這是我在課堂上偷懶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