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的情人節(三)


圖片來源:互聯網


那年,她再沒那麼倚賴我,而且她也沒有再那麼愛玩,傳聞也自然減少了。不過,說得上是孽緣,那有那麼容易就完結。

戲劇化地,我們被選為男女班長。

其實也沒差,反正都認識了那麼久,默契也是有的,合作起上來也是事半功倍的。

可是我忘了她是個腦袋有點掉線的人,直到某天,終於出事了。

她把數個同學的作業簿弄不見了,還要是訓導主任教的地理科。

「這次完了,該怎麼辦?」

「找回來呀,不然咧?問多啦A夢借時光機拿回來?」

「唉......


正當我們煩惱著怎麼辦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這樣吧,你試著回憶一下,你是在那裡把作業簿遺下了,我就先去跟老師備案好不?」

她沒出聲,只是默默地點了一下頭。

看到她這樣,也蠻痛心的。

我下意識地把手摸向她的頭,微笑著跟她說「沒事的」,然後我就往地理室去了。

下樓梯的時候,我在想著我剛剛想起的事,就是地理老師是很討厭她的,因為她初一跟初二也總愛跟一班小混混在學校胡鬧,害得訓導老師們經常要替他們擦屁股,所以今次給老師知道是她把作業簿弄失的話,老師一定會大做文章的。

走著想著,就來到地理室。

我輕輕地敲著門,把門推開後走進地理室。

其實我也是很緊張的,因為地理老師是出名很惡跟嚴厲的,加上我由小都沒有犯過甚麼錯而給老師罵,所以更加緊張。

「老師,你好。」

「怎麼了?作業簿呢?還沒拿來呀?我趕著改簿呀!」

「老師,是這樣的......我弄失了某幾個同學的作業簿......

我吞了一下口水,希望老師別發火,給我一次機會。

「唉,是不是你接近女班長太多了?你也開始變了!」

縱使老師沒罵我,可是感覺比罵我還要差。

「不關女班長的事,只是我一時的不小心,抱歉。」

前半句的語氣我承認是重了那麼一點點。

「那會不關她的事呢?只會跟混混們一起的人,會好嗎?」

老師一臉不屑地說著她的壞話。

「是的,真的跟她沒關係,這件事也不能跟那件事混為一談吧!」

我握緊了拳頭,直直地望著老師。

「我說是有關係就是有關係!你看你!你也開始反駁老師了!」

老師激動得拍了桌子一下,而且聲音大得傳出走廊去了。

正當我後悔為甚麼沉不著氣的時候,突然傳來敲門聲。

我跟老師望向房門,原來是她,而她手上還拿著一大疊簿子。

她一臉擔心望向我,或許是她從房外聽到剛剛老師的咆哮。

「老師,其實是我......

「是我弄失的!是我叫她去替我找的,所以你替我找回來了嗎?」

我望向她,對她打眼色。

「嗯嗯,找到了,老師對不起,我們遲了交給你。」

「不關你事,你先走,我還有事跟男班長說。」

老師揮動著手,示意她離開。

她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地望向我。

我偷偷地用口形跟她說「先走吧,我會處理的」。

她解讀完後,有禮貌地跟老師行禮就離開了。

後來,我被老師捉著訓了十五分鐘的導,雖然很不爽,卻很快樂。

回到班房樓層,遠遠已經看到她站在班房門口。

「你沒事麻?」

我還是看到她那麼擔心的表情。

「看到你這個表情,沒事了,乖啦,不用擔心。」

我微笑著,希望能平定她心裡的擔憂。

可是她卻哭了,還要在同學面前對著我哭。

一時心慌,手足無措。

「怎麼突然就哭了?」

我從褲袋拿出貼紙巾,快速地遞向她,可是她沒接著,只是用雙手不停地擦眼淚。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啦,一會人家以為我把你弄哭了。」

我用右手捉住她的右手,示意不要再用手擦了,然後左手拿著紙巾伸向她的眼睛,替她擦去流到臉龐的淚珠。

「就是你弄哭我的!明明是我的錯,為甚麼你要自己去認錯?你是白痴嗎?」

她趁我的身子彎下替她擦眼淚的時候,突然雙手伸向我的臉部,久違地捏了我,不大力,也不痛,可是我的心卻被揪了起來。

「對不起,因為老師之前一直在針對你麻,我怕他會借題發揮,所以才主動去認錯,沒下次了,好嗎?真的不要哭了。」

「嗯。」

她終於鬆開雙手,然後接過紙巾,自己把眼眶裡的眼淚擦乾淨。

我能做的,只有這麼多。

初三的下半個學期,因為我媽換電話,終於願意把她的3310 交給我使用。

那天放學後,我拿出來致電回家。

可是卻不妙地被她看到,在她擾攘了十多分鐘後,我終於屈服在她的淫威之下,跟她交換了手機號碼。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