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發生過


圖片來源:互聯網

從高中開始,她就在外國生活,人在異地,倍感寂寞,直至升上當地大學,新課室裡有兩三位香港人,而女孩,也因此第一次遇上他。

 

女孩很久沒聽過廣東話,跟他聊天,倍感親切,記得有一次,大學舉辦了聚餐,男孩未能安排跟她同坐,事後,他跟朋友說很可惜,女孩知道後,開始更留意他,追問了幾天,終於知道他的名字了。

 

一起上課,一起吃飯,一起聊天,那段最簡單的時光,女孩覺得好暖,也因彼此的興趣相近,想法也類似,兩人也開始越走越近。

 

如果說,每段戀愛會由一句話而開始,那麼,感動到女孩的那句,應該是那次她遇上困難,男孩跟她說:「不要死撐,我來幫你。」

 

是簡單的一句,所以,我好簡單的喜歡上了你。

 

 

「沿著你背影,逐場夢搜畫,小心你的神情被攝下」

 

 

開學的第二月起,男孩開始拖她的手,每天都抱她,女孩生病時會很緊張,兩人每天還一起煮飯,這段甜蜜期,像每天的畫面都被甜而濛化了。

 

可是,他從來沒有表白過,如果要勉強形容,他們的關係,應該是假情侶。

 

這樣的不承認一起,卻又在一起的戀愛,直至他們在聖誕假期回港後出現變化。

 

真諷刺,從冷變熱,身在其中未必留意到,但從熱變冷,每點退溫都凝成心頭上的痛。

 

記得曾與男孩聊電話至通宵,現在聊十分鐘也厭多;從前幾分鐘便會回覆的whatsapp,現在要數小時或一整天才回一次,還要你「喂」多一次,他才回應。

 

退溫,真的是很殘忍的事,對,但只有失溫的人才明白,那種被忽視的滋味有多痛。

 

 

,純屬我虛構吧,難道心動還會假」

 

 

一個月回港的假期,她和他,只見了兩次,其中一次,男孩終於跟她表白了。

 

是什麼的情況呢,就在他送女孩回家時,剛好遇見了一位他曾喜歡的女孩,寒暄幾句便道別,當氣氛仍有點尷尬的時候,男孩以簡單的一句表白:

 

「做我女朋友吧。」

 

女孩知道他要鼓起很大的勇氣,才能吐出這句話,但男孩突然的溫差,實在令女孩難以即時答應他。

 

我等你的表白,等很久了,等得,連等了多久也忘記了,這句期待已久的表白,我聽後應該要很開心才對,怎麼我會這麼失落的?

 

是不是,表白也需要對的時間?

 

 

「曾經,發生過感情,發生過不能推翻的許多事情,呼天不應,還是有一秒溫馨」

 

 

在這個已冷卻的階段,這句表白,反而令我更加痛。

 

我不懂回應這句表白,或許,我期待中的愛情,並不是這樣子的。

 

我的確很喜歡你,甚至到現在,每夜都仍然夢見你,我已經沒有再和你通訊,但只要看到你whatsapp的頭像,我的心又會痛一下。

 

我和你,都失去了從前的親密,即使我主動牽你手,但你都沒有牽手的意欲,這樣寂寞的戀愛,算什麼?

 

我真的不知道,可以用那一種心情面對你,放棄,還是繼續走下來,這刻我也沒答案。

 

只記得當初,我想一個人的時候,你走近我,告訴我:「妳不是一個人的。」

 

可是,陪我走了好一段路後,你又把我擱在路邊,我,又重新一個人了。

 

或許,你,是我殘忍的偶遇吧。

 

但,我還是衷心謝謝你,我倆,或許錯過了,最應該一起的時機。

 

但我在懷念,你跟我最甜的時光,我倆,的確有發生過。

 

 

「無法經營,原來你在不確定時候,已盡慶」

 

PS.楊千嬅《有發生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