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優優


圖片來源:互聯網

記得《春嬌與志明》裡,志明雖與春嬌分開了,心卻還未離開,在single
available
的情況下,他在北京,邂逅任職空姐的尚優優,也因一個吻而開始。

 

優優樣子甜美,小鳥依人,對男孩來說,新鮮且吸引,這理應是一段甜蜜的戀情,但當志明重遇春嬌後,感覺,好像變得不一樣了。

 

他重遇春嬌,優優就在旁邊,直覺告訴她,春嬌和他的關係,非比尋常。

 

有時候,直覺這回事,真的準得有點怕人。

 

「你跟剛剛的那位女生很熟?」優優邊吃東西,邊不經意的問。

 

志明回應得淡然:「普通朋友而已。」

 

身在咫尺,但心,卻霋時遠在千里。

 

這種疏離,你往往不會立刻便感受到。

 

 

「跟她昏昏欲睡,是否忍讓令人很累,貪戀她拋棄你,是否當初想法不對」

 

 

要留住這夥正漂遠的心,優優並不是沒有盡過力,在朋友聚會,他匆匆離去,她不介意,也會輕輕抱抱他,給他一吻:「要想我呀。」

 

但,看來不管用,我不明白她有什麼比我好,但原來,愛情並不是用列表,把我和她的優點都列出來,比較誰漂亮點,比較誰溫柔點,比較誰吸引點,再得出分數,讓你選個高分的。

 

如果真的有這張列表,打從第一秒,你便在她的分數欄,劃上「無限」的符號,這個符號,隨著命運安排你跟她的緣份而變化,而我呢?任我奪十項全能,100分滿分也好,都沒有用。

 

冠軍,早已內定了。

 

你早就把心的位置留給她,那為什麼要跟我開始呢?

 

 

「同偕白首會是誰,這決定一邊狠心一邊又後悔,很短暫狂熱留下得一杯冷水」

 

 

優優遇上交通意外,幸傷勢輕,志明陪她回到家休息。

 

「不知道為什麼,」優優開腔:「最近總是心緒不靈。」

 

志明回話:「什麼時候開始?」

 

「在上次見到春嬌以後。」志明聽後,默然。

 

「不知你有沒有發現,」優優,憂憂的說:「我最近給你發訊息的次數變多了。」

 

「以前你說你在工作,我就不敢打擾你。」

 

「但是最近,我就是想不斷發訊息給你,然後等你回覆我。」

 

原來,優優駕車時,路面車輛並不多,只是手機剛跌在坐位旁邊,她忍不住去拾回,結果便撞車了。

 

「我就是一直看手機,」優優略動了因交通意外而弄傷的手:「我怕你會給我發訊息,而我看不到。」

 

你,有沒有試過不斷看手機,為的,就是等一個人的訊息?

 

心情起伏,全因為一個人。

 

這樣的忐忑,是因為,你怕他會離開你嗎?

 

真諷刺,他要離開你,你再忐忑,他還是會離你而去。

 

「不要走,」優優緊緊的抱著志明:「好嗎?」

 

 

「假使你是情侶,假使你共同一起生活裡,

同樣會記掛她身於咫尺心於千里不可抑壓像潮水」

 

 

始終,還是來到了兩人寂寞無聲的對峙。

 

「你如果一直忘不了她,你為什麼要跟我在一起。」優優知道,已經到了不能不問的時候。

 

「我以為能夠忘記她,但那天重遇她後,」志明苦澀的道:「所有回憶又跑回來了。」

 

「對不起。」志明內疚的道歉。

 

「我不想聽你說對不起!」優優激動:「我不想讓你對不起我!」

 

「我我知道自己做得不好,」她嘗試平靜:「我哪不好你可以告訴我,我可以改的。」

 

「沒有啦,是我的問題,」志明道:「你已經很好了,太好了。」

 

「我太好了,」優優覺得很諷刺:「所以你不要我了?」

 

「我不想手牽著妳,心想著她。」志明坦白,但坦白得好殘忍。

 

「我和你已經一起了一年了,」她說:

 

「我連你幾秒鐘的思念也得不到,是嗎?」

 

又,默然無聲。

 

 

「得不到多麼好,當得到不知怎算好,奢侈的一聲天荒地老,如何能抵擋當中誘惑,誰更好」

 

 

志明喜歡她,但僅是喜歡,而不是愛,因為他早就把心底的愛,分了給另一個她。

 

愛,分了出去,便不能再收回來,以後,就算愛別人,也只是在餘愛上發酵。

 

付出的愛有多重,所受的傷便有多重,然後,我們會為了保護自己,從此害怕付出愛。

 

優優,她有做錯什麼嗎?

 

沒有,她唯一做錯的,是愛上一個不是真正愛自己的人。

 

他愛的人,是過去了,卻又未離去的女孩。

 

為了避免「三個也傷心」的局面,她最終選擇抽身離開,別誤會,她走得並不輕鬆,只是電影的鏡頭,再沒有描述她有多痛。

 

我們當中也有不少人,把所有的痛,一個人來扛,你永遠不會看得到,因為,我並不是你電影裡的主角。

 

但配角,不代表付出的愛少。

 

謝謝你,讓我當你電影裡的配角,幸福過,就夠了。

 

「一起這種藝術,若果只是漫長忍讓,應感激忠心的伴侶」

 

 

PS.心情低落的時候,有這首歌陪著我,陳奕迅的《遠在咫尺》,還有,我真的很喜歡這部電影《春嬌與志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