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揮發出的控制慾


圖片來源:互聯網


聽完Tiffany 訴說了一大堆男人的「賤」後,Ruby 乘坐尾班地鐵返家。

「不夜歸」是Ruby 在朋友及男友眼中的特色。所以當Tiffiany
向她訴完一肚苦水後,也都主動放過她:

「妳先走吧!免得Martin以為我帶壞妳。」

「那妳也不要難過啦!」Ruby 答。

「知道了。快走吧!」

分別前,她倆不忘來個擁抱。

Ruby 在四位情同姐妹的好友中,一直是最優秀的聆聽者。當一班人在高談闊論的時候,她只是陪著笑;當某人失戀傷心時,她就會伴在旁。兩星期前才聽Jackie 的「失戀告解」,兩星期後就輪到Tiffany 投訴「好色一代男」。

Ruby了解她們的一切,但她們卻只了解她的表面。因為Ruby太乖,也太靜了。

Ruby 就是如此一個存在感極低的女人。

在步進所住的大廈前,一陣晚風輕輕吹亂了Ruby 那把長直的黑髮,她連忙以修長的手指整理。Ruby 不容許任何人把她疏理得貼服的頭髮弄得亂了,那管是晚風也覺得討厭。

回家後,見到Martin 已經睡著了。Ruby 走到浴室洗澡,在此之前發了兩個短訊。其中一個是給Tiffiany 的:「回家了嗎?加油!我會支持妳的。」

洗完澡後,換了一套鬆身運動服的Ruby 就上床去睡。縱然她已小心翼翼,但還是把Martin  弄醒了。

「怎麼現在才回來呀?」Martin 擁著她的腰說。

Tiffiany 很可憐呢!聽得久了。」Ruby 答。

「那就辛苦妳了。」

Martin 說完後,吻向Ruby。當Ruby 以為那是睡前的一吻時,她發現Martin 沒有打算一吻作罷。他繼續吻向她的耳背及頸,手也開始忙起來。

「想要嗎?」Ruby 問。

「要。」

Martin 簡單回答後就開始脫去二人的衣服,同時Ruby 也在床頭的盒子中拿出避孕套來。

Martin 而言,Ruby 是一個很乖巧的女友。那頭又黑又長的柔順直髮,彷彿使Ruby 永遠是一個學生模樣。她的化妝很淡,從來不用假眼睫毛,就連唇膏也是自然色的唇彩。衣服也是很規矩的素色為主,與潮流談不上邊。而她也確實把家裡打理得井井有條。

Ruby 差不多記得家中擺放任何一件物品的位置。

Martin愛讀雜誌,財經、八卦、動漫……五花八門。Ruby 不只按期,更按雜誌的大小存放;

Martin 愛收藏,手錶、玩具、紀念品……應有盡有。Ruby 不只能分門別類,更預備不同盒子收藏;

Martin 愛纏綿,水果味、超薄、壓紋……花樣百出。Ruby 不只放於盒子,更逐一整齊排列好。

這使Martin 充滿安心感。因此,即使他們同居不久後,他就被調派國內,一星期才回港一次,但他還是放心地把整個家留給Ruby

「讓我來吧!」Ruby 拿著那片圓型的套子,體貼地為Martin
戴上。

「真乖!」

Ruby 在床上永遠不會採取主動,但卻能滿足Martin 的所有要求。這點也讓Martin 產生「Ruby 很乖」的錯覺。

星期一,Martin 又要搭鐵路上東莞了。臨行前,Ruby 總是會把他抱得緊緊的。

「你要時刻記掛著我呀!」Ruby 說。

「知道了!傻瓜。」Martin 說:「再不放手,我就要遲到了。」

聽到Martin 這樣說後,Ruby 才放開手。而Martin 也望著穿一身白色連身裙的Ruby,依依不捨地目送他離開。

晚上,Ruby 的手機嚮起了。是Martin:「在做什麼?」

Ruby 把電話拿近到電視旁,說:「在看電視呀!有事嗎?」

「沒有。只是見妳今早好像很可憐的樣子,於是就打給妳吧!」

兩人情語綿綿一輪後,Ruby 好整以暇地把手機放回床邊的手袋內。

此時,一雙手立即從後擁著她的腰。

「怎麼說得那麽久?跟我就沒東西可談嗎?」

「不行嗎?你要知道自己身份。」

「當然知道。」

那人把Ruby 重重壓在床上,隨即吻向她的身體。

「你不能溫柔一點嗎?」Ruby 推開那個男人:「這樣也算是懂調情嗎?真不明白為何Jackie 會上釣的。」

「不要再提那個女人,好嗎?她怪得我夠慘了。」

「是你自找的。講大話也不懂;那有男人沒有facebook的!」

Ruby 同床的竟然是Alex,就是這個男人欺騙了她另一個姐妹---Jackie 的感情。不知是天真,還是愚蠢的Jackie 竟然相信Alex 沒有facebook。但卻在上傳了一張合照後,被人無意tag 了,更發現關係一欄是「已婚」。

「對!我實在太笨了。還是妳最好的,大家各取所需,明偷明搶。」Alex一邊講,一邊已開始動作。

「先戴套呀!」Ruby 兇神惡煞地驚告Alex

「當然。」

「讓我來吧!」

「真體貼。」

「只是怕你出古惑。一個不小心,跟慣性偷食的男人打真軍,實在太不智了。」

如果男女在床上的互動是一場球賽的話,Ruby 絕大部份也佔了上風,而且主導著整場賽事。

激情過後,兩人躺在床上休息,各自看手機,彷彿剛才的一切也沒有發生。

「差不多夠鐘了。」Ruby 說。

「那走吧!對了,下次不如去妳家吧!反正他也不在。」Alex 口中的他,當然是指Martin

「不!絕對不可以。」Ruby 語氣相當堅決:「你連想也不用想。我跟你就只是這種關係,要是妳踏進我的生活圈子之中,我不會放過你的。」

OkJust leave it!」

兩人步出時鐘酒店後,Ruby 只揮一揮手就跟Alex 分道揚鑣了。

Ruby 不是不愛Martin,只是他不能滿足她。那不是指生理上的問題,而是心理上Ruby 不想成為一個沒有存在感的人。

她一直希望控制大局,可是她的樣貌太清純,太乖巧,也太沒說服力。於是,無論是朋友、舊同學、家人,還是男友,也都只當她是一個小妹妹。

今晚,她的心情很暢快。充滿自信的她認為Alex已臣服於她。被這種男人認真,也實在太愚蠢了。而且,根本不值得為他哭哭啼啼。感覺上,Ruby 已完勝了Jackie

街道的車快速地駛過,捲起一陣風吹亂了Ruby 那把長直的黑髮。她以修長的手指她輕撥一下,此時她望到手錶上的時間,心中盤算也差不多是尾班車了。

深晚在街道上,Ruby 拿出手機在姐妹的whatsapp
group
內寫上:「先睡了。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