辯愛


圖片來源: 互聯網

怎麼,你可以這麼不理會我感受?

 

最諷刺的,是你根本不清楚我有多難受。

 

當你察覺不妥了,傷害已經造成,你可以哄我,可以道歉,可以承諾:「我下次不敢了。」

 

要做的回應可以很多,但,斷不然是眼前的那副嘴臉:「我都唔明白你嬲咩?」

 

我艱難的吐出委屈,以為你會內疚,但你的表情告訴我:「你根本在小題大做。」

 

然後,你又開始與我展開辯論比賽:

 

「我唔覺得呢個係問題囉!」

 

我不是要跟你辯論,我是想你明白我多辛苦,本來已難受,怎麼你還要來徒添煩惱,與我激辯「我不生氣是利多於弊」?

 

拜託,我已經夠忟了,你不要火上加油,好嗎?

 

你沒做錯,我不應該生氣;你做錯了,我不應該小氣,我總是想不通,為何一吵架,錯的總像我。

 

任你說得多有道理,辯得多麼亮麗,但,你能撫平我心靈的創傷嗎?我要的,是你面對問題的誠意,而不是逃避問題的辯才。

 

當你把我的委屈,連消帶打過後,我沉默了。

 

然後,我有氣無力:「好了,我不想再跟你嘈了。」

 

我沉默,不代表對的人是你,只是,跟你多吵兩星期,也未必讓你明白最心深處的我,那麼,我又何必浪費氣力?

 

而你看到不想回應的我,便以為,錯的人是我,於是語帶嘲諷:「明明嘈嗰個係你。」

 

我盯著你,吸一口氣,抑壓內心將要爆發的不快,我知道,如果爆發了,我與你,都會陷入嘴臉變得難看的對峙。

 

於是,這一次,你又贏我了,但,給你贏了又如何?

 

你,輸了我的心。

 

我根本不想和你拗,怎麼你的口才,只會用在如何拗贏我,而不用在如何說愛我?

 

近來,你比較少聽到我說委屈了。

 

你或許以為:「這不錯呢,一定是我們現在過得不錯了。」

 

不,正好相反。

 

沒再跟你說我感受,是因為,我覺得你已不能感受我。

 

其實,我把一次,兩次,三次,四次的委屈,全都自己吞,痛,沒哼一聲,觀察這麼入微的你,又怎會察覺得到?

 

我沒說自己永遠是對的,但,你錯的時候,我也再沒氣力跟你辯論了。

 

看著我自己忍耐的指示數字屢創新高,我知道,總有一次,我會失常一次,然後,你會看到從未如此失控的我,或對你破口大罵,或對你激烈指責。

 

但,這樣還好,如果,你發現,我不再理會你了,我異常的平靜,這,才是最失常的我。

 

我不跟你辯論了,就在你面前轉身就走,我不知怎樣用道理來說服你,所以我只能用行動來回應你,你大可以覺得難以理解的是我,然後,對我破口大罵,對我激烈指責。

 

站在平日以冷靜見稱,而現在失控於我面前的你,我感到相當諷刺。

 

但怎樣也好,這場辯論比場,我不作結辯了。

 

結辯,交給你吧,你可以用最亮麗的說話,總結這次的戀情,但,只有你自己才知道,虧欠對方的,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