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新鮮的愛情


圖片來源:互聯網


Davis 剛從廁所走出來,就見到Rita 拿著一個膠袋回家。他心想難不成會是送我最新的嗎?既然Rita 沒有第一時間說是禮物,就順著她的劇本,裝一下驚喜吧!

於是,他就隨便她有否吃飯。果然不出兩句,窩心的她還是把遊戲碟拿出來。

「老婆,我真的愛死妳了。」

Davis 故作驚訝的表情,完全把Rita 騙倒。雖然那張遊戲碟是下午才公開發售,但雜誌早就報導多時了。Davis 一直也期待此大作,原本還打算預訂的,貪其附贈的預約特典(不少遊戲碟如果提早於發售日前預訂,是會附有特別贈品的)。可是,他卻懸崖勒馬。

Davis,你不一起訂Game嗎?」Game 友曾於預訂期最後一日問Davis

「不了。我打算叫女朋友送給我。」Davis 答:「聖誕禮物這種東西實在太浪費了。與其讓她亂花錢,不如送我原定會買的東西吧!」

「這麼懂為女友的銀包著想!」

「同居了這些多年,早晚也要結婚。無謂錢,就不要亂花好了。」Davis 也覺得自己少了一種男人的嘴賤,就補充說:「我只是想她兩份供樓吧!」

於是,Davis 前陣子故意把幾本Game 書放於廳,廁所及睡房。看似是亂放的東西,其實全都翻開報導那張遊戲碟的一頁。他還貼心地用紅筆圈起發售日期。

為了讓Rita 洋洋得意一下,他還刻意裝作異常興奮,立即開機試玩。

「老婆,妳怎知道我想要這隻Game呢?」他邊問,邊忙於按手制。

「心有靈犀吧!」Rita續說:「那你enjoy 吧!我先返房了。」

「那妳早點睡吧!」

Davis 覺得目的已達到了,不忘吻了她額頭一下。

吻額是他們第一個吻的方式。當年他們還是大學同學,Davis 第一眼就愛上Rita

Davis 眼中,Rita 是一個相當清純的女孩。自己在中學已跟兩個前女友有過肉體關係,而Rita 卻只有一段純愛的過去。相比起來,Rita 根本就是跌落世間的天使。

因此,當Rita答應跟他拍拖時,他以一個最純真的吻開始。Davis
從未忘記過那一刻,二人就像被光芒包圍著一樣。

兩人一直保持著純愛。即使大學最後一年,他倆一起去了旅行,也沒有真正地發生關係。

「這樣真的足夠了嗎?」旅行最後一晚,只包著浴袍的Rita 問同床的Davis

「有妳在身邊,我已經很滿足了。」Davis 回答時,不忘吻一下她的額頭。

這使原本已握著Davis下體的手,轉移緊攬著他的腰。當晚,二人只緊緊地抱著對方入睡。Davis 的忍耐及壓抑,遠遠超出他的想像。因為在前一刻,當他撫摸著Rita 的身體時,他感覺到Rita的身體傳來的微震及不時閃縮。心想她應該是太緊張……不!可能Rita只為了滿足他,才勉強自己起來。

Does she ready?

Davis不確定答案,也因此不再進攻。因為他相信只要是真心相愛,早晚她的身心也是屬於自己的。

兩人工作三年後就同居起來。二人同床共枕,那事終於發生了。美好的第一晚,讓Davis 瘋狂起來,也許是壓抑得太久了。一時間的爆發,使他失去了一點小分寸。事後,他相當歉疚。因為在床上,Rita 抱著他說了一句:「很痛。」

即使是一同生活,但Davis 早已把Rita 神化。

跟幾個前女友相比,Rita 無論在衣著及身材上也有點輸蝕。他希望多一點情趣,卻又不想直接向Rita 表達。於是,他會放一點有女星性感照的男性向雜誌在家中,希望Rita 可窺見他的喜好。

前陣子,Davis 終於見到一條白色的one piece 雪紡短裙。更叫他驚喜的是一套相當性感的內衣。Davis 期待了好一陣子,但就是見不到Rita 曾穿過。「或許是太怕羞了吧!」Davis 是如此想著,不曾有過半點懷疑。

這幾星期,Rita 躲在房間上網的日子多了。Davis 沒有想過要檢視她瀏覽的網頁,但斜眼卻見到是討論區。對此,Davis很是奇怪,就跟死黨提起此事。

「她或許是想結婚了。」死黨說。

「什麼?你怎會如此認為?」Davis 表現得相當驚訝。

「如今很多人預備結婚先,也會到討論區看一下。資訊相當齊全的。」死黨解說。

「但突然何以會有如此想法呢?」

「你回想一下她有向你提起過嗎?」死黨續說:「當然不會是直接跟你說吧!人要臉,樹要皮。或許是說希望生活有一些轉變之類。」

Davis 回想一陣,對了!Rita 早兩星期左右,也說過生活有點悶。那時,還以為她只是神經質地抱怨一下。

「那就是了。還有她家人呢?」

無錯!上一次跟Rita 的家人晚飯時,她媽媽也問過他倆有什麼打算。或許是暗中給了Rita 壓力。

「那你懂得怎樣做了吧!反正已同居了好幾年。」

「明白了。」

「請飲的話,我只做五百元人情。不要攆我走。哈哈!」

「放心好了!」

結婚對Davis 而言倒沒什麼時間表。有很多人說愛情是追求新鮮感的遊戲。但Davis 相信真正的愛情是細水長流的。激情的新鮮感,往往也只是疑似愛情的一時衝動。

Rita 跟幾個姐妹每月一次約會的前一日,Davis 暗中選購了一枚求婚介指。

「價錢貴一點也無妨。」Davis 向店員說。

「先生對女朋友真好!」店員面對如此貴客,當然會落力地讚美多兩句。

Davis笑說:「反正是戴一世的,平均成本差不了多少。」

這晚,他趁Rita 出門換衫前,悄悄地把那隻介指放進Rita的手袋暗格。他知道Rita的姐妹中,有一個口臭的Tiffany常常取笑Rita 會被始亂終棄。這晚,他就打算讓Rita 在朋友面前威風一次,順便由她一眾最親密的朋友見証。

可是,就在他把那介指珍而重之地放進那暗格時,那發現了一個0.03的安全套。

Davis 大腦仍未及運作一刻,Rita 已穿了那條白色紡紗短裙出來。

「今晚會晚點才回來,不用等我門了。」

「哦。」

Davis 目送Rita 關上家門,呆站良久也未能整理出半點頭緒……我做錯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