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圖片來源:互聯網

沒記錯,這次應該我第一次重遇你。

 

自從,我倆分了手以後。

 

在朋友的聚會裡,我嘗試努力,不把視線停留在你身上,可是,我總隔不了一會,便不經意的留意你。

 

你近來好嗎?

 

我好想問,但沒有問出口,只見你,比從前漂亮了,比以前成熟了,跟我分開了的這段期間,看來你努力前進,步伐沒有因而緩慢下來。

 

這麼遠,那麼近,往日,如此親蜜;今天,彷如陌路。

 

我看著你,儘管你在我視線中,但,我不敢走太近,我不敢觸動往日的回憶,我不敢再牽起有關你的思潮。

 

想起你,憶起痛。

 

 

「若這一束吊燈傾瀉下來,或者我已不會存在,即使你不愛,亦不需要分開」

 

 

「是呢,那你近來怎樣了?」朋友的話題說到你,你微笑,再輕描近況,我裝不經意,卻字字留心。

 

你知道嗎?跟你分開以後,我其中的一個考驗,是抑壓自己不要去想你。

 

我不要再想你,不想發覺天冷,想你穿夠衣服沒有;不想感到肚餓,想你有吃東西嗎;不想回到舊地,想你曾如何親吻我。

 

我不想,我不想,我不想。

 

你永遠不會知道,我是如何逼自己不去想你,我也不想你知道,因為,這代表我又在想你了。

 

苦撐了很久很久以後,有一天,我發覺,我終有一整天,沒有想起你了。

 

 

「人總需要勇敢生存,我還是重新許願,例如學會,承受失戀」

 

 

「會好的,會好的。」我跟自己這樣說,然後,逐點拉闊不想起你的時間;然後,我開始可以不關心你的近況;再然後,我終於可以不想你了。

 

我以為。

 

怎料,到今天,重遇你的一剎,我的心跳失重;到你說起有苦有甜的近來,我發現,自己已不在你的近況中;再到你輕描,有些苦,只有你自己一人才明白時,我的心在失落。

 

可是,有用嗎?畢竟,我倆已經分開了。

 

我應該要漠不關心,可是,你一言一語,像忽然而至的雨,灑在我心頭,每滴雨,都帶點酸,酸得刺痛我的心。

 

 

「明年今日,別要再失眠,床褥都改變,如果有幸會面,或在同伴新婚的盛宴,惶惑地等待你出現」

 

 

我以為,自己已經放開你,但原來,放低一段感情,並不能偷懶,如果沒有充足的時間,根本不能放開厚厚的回憶。

 

付出過多少的愛,便要承受多少的痛,一分不會多,也不會少。

 

我不會奢求自己能迅速忘記你,但,我總需要再起步,與其在原地悼念,倒不如把對你的愛埋葬在心底裡,然後一步一步,離開這傷心處。

 

可以嗎?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這一刻,失去你以後,我看到失去顏色的世界,在這個灰暗的時空,我做什麼也提不起勁。

 

是時候,重新找回屬於自己的色彩。

 

我會努力,越過當下的痛,然後,十數年後,我或重遇你的時候,我可以有勇氣向你,也向自己說:

 

「你好。」

 

 

 

「但願能認得出你的子女,臨別亦聽得到你講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