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選


圖片來源:互聯網


你明明,挑選了新歡的她,為什麼,又來纏繞舊愛的我?

                

還深深記得,你拋棄我的那一刻,表情的冰冷,語氣的決絕,還有,那個厭棄,而不再愛我的眼神。

 

我以為,經歷過那刻的痛,已經夠慘了吧?

 

豈料,更慘的是,是在我想專心療傷之際,你,繼續濫用我對你的愛。

 

呼之,一個whatsapp說想見,我就則來;揮之,一個厭棄的表情,我便則去。

 

我們不是已經分手了嗎?

 

怎麼,我還是不自覺,這麼聽你的話?

 

 

「為何人沒法專一戀愛,講出承諾虛假,原來人用最真心戀上,才真心的撇下」

 

 

想不明白,為何有了她的你,仍然能騰出時間來找我。

 

而我,應該痛恨你,萬一遇上你,不是破口大罵,就是拂袖離去,可是,怎麼你真的找我了,我的語氣卻忍不住放軟?

 

我怕,我真的怕,怕你真的不再找我。

 

我極其量,只能耍點小脾氣,但,都敵不過你一個請求:

 

「想妳陪陪我,可以嗎?」

 

妳拿著聽筒,默然數秒:「哪裡見?」

 

連妳都搞不清楚,為何對著應該要硬心腸的人,心,總是特別軟。

 

妳納悶:「因為,我不想在他需要我的時候,我不在他身邊。」

 

明白,但當他需要妳的時候,何曾記得,他是如何傷害過,這個疼愛他的女孩?

 

尤其,他已經狠心的,把右邊的幸福位置,留給了另一個她,那麼,他還需要妳什麼?

 

 

「我懂的,你此刻是挑選了她,做副選都不需害怕,明年自有一位取締她」

 

 

又再見了,再見,這個不應該再見的人。

 

他的聲音仍然親切:「Hi。」

 

「嗯。」妳平淡回話,裝鎮定,不讓他看見妳有點顫抖的手,還有妳在亂撞的心跳,然後,妳迴避他的目光:「走吧。」

 

跟他並肩走在街上,沿途的燈光仍然璀璨,但可惜,妳不能再牽他的手。

 

他的手就在旁卻不能牽,這距離,不只是那數厘米,而是,妳跟他,已經是兩條平行線。

 

他故作輕鬆,東拉西扯的說近況,什麼都說,就是避開提起那個她。

 

妳裝天真的聊了半晚,再按捺不了:「她呢?你跟她,怎樣了?」

 

我,真的好想知道,你跟她怎樣了?

 

過得幸福嗎?跟她相處,和跟我相處,誰開心點?

 

你默然,像怪我問錯了問題,破壞了今夜溫馨的氣氛。

 

對不起,我問錯了問題,還是,你分錯了手?

 

 

「我懂的,下意識你依戀我嗎?離別會多一些牽掛,孩童玩夠都想築個家」

 

 

你知道嗎?由你的戀人,淪為你的第三者,感覺有多差?

 

跟你分開,痛,是必然的事,我甚至有心理準備,去承受失去你的痛,可是,你怎麼仍在我的世界去又來,撥動我的心跳,牽動我的情緒。

 

我寧願,那夜決絕分開以後,我從此如斷線風箏般,往萬里晴空飛去,可是,怎麼你仍手執本應斷了線的我,不替我重新接上你手上的線轆,又不讓我順風的飛走。

 

求求你,我已經夠傷了,請你不要再把我抬高,然後狠狠再摔在地上。

 

你,放過我,好嗎?

 

就讓我靜靜退場,你跟她依然幸福,就好了。

 

 

「最慘的都會淡化,最傷的都會放下」

 

PS.因為妳,我喜歡聽吳若希的《我懂了》

 

 

 

近來喜歡在instagram胡亂拍照,偶爾寫短句,這是更真實的鄺俊宇。

 

>我的instagram:「kwongchunyu

 

 

 

有人願讀,我願意寫,作品不定期在此專頁發佈:

 

http://www.facebook.com/pages/鄺俊宇-Roy-Kwong/18809502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