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新關係往往會變成性關係


圖片來源:互聯網

遊蕩,顯得份外落寞。她剛剛……又再與男朋友分手。

 

Tiffany 是一個怎樣的女人呢?她大學畢業,工作雖不算是專業人士,但也是中環OL一族。五官不是特別精緻,但尖臉及雙眼皮,在化妝後也算得上可人。她膚色較白而且沒有雀斑,所以看起來仍像廿二、三歲。身材或許比平均值高一點,而且熱愛交朋結友。這樣的條件,當然會吸引不少狂蜂浪蝶。

 

一個女人不需要集所有優勢於一身,正如湯告魯斯不用高,古天樂普通話只需意會一樣;很多時候只要各方面也在中位之列,其實已相當吃香。

 

因此她的男朋友來得快,但去得更快;失戀總是跟她形影不離。

 

Ruby,有時間出來陪我嗎?」

 

Ruby 是一眾姐妹中最關心朋友的。幾個好朋友在同一大學畢業,在一同成長中免不了會遇到幾個賤人。從前,只要其中一個失戀,她們總會放下一切出來相伴的。可是,Tiffany的感情記事簿實在太厚了。

 

第一次大學時被人一腳踏兩船,她們集體請了三天假去澳門散心。

第二次畢業後失戀,她們唱足一晚K來發泄。

第三次分手,她們到蘭桂芳飲得大醉。

第四次分,她們到尖沙嘴開一支酒。

第五次,她們當晚立即飯聚。

第六次,她們……

 

今次……

 

「怎麼?又分手了嗎?」Ruby問。

Tiffany 只是隔著電話苦笑,對!是「又」分手了。

 

「我現在跟Martin 吃飯,待會來找妳吧!」Ruby答話時,Tiffany 彷彿聽到Ruby男友埋怨的聲音。怎樣好選不選,偏偏選在星期六晚分手!即使如此,Ruby 還是認真的問:「要call她們出來嗎?」

「不用了。有妳陪我就夠了,baby。」反正都已經有點習慣。

 

Tiffany 靜靜地坐在酒吧一角等Ruby,在她凝視酒杯中的紅酒期間,她透過玻璃杯見到對面枱的一個男士在定眼望著自己。她也奇怪自己有什麼好看?對了!是她用雙手拿酒杯的動作,無意地把領口下的兩團肉夾出一條「事業線」來。男人……

 

正當Tiffany意識到那個男人想走過來時,Ruby正好來到。她一屁股坐下來,就停住了那個男人的勇氣。

 

Sorry!遲了點,妳也知道星期六是我們的……Ruby 人未坐定,就開始交代了。

Ok 啦,baby!我估Martin 現在正慾火焚身。妳有先幫他解決才出來嗎?」Tiffany 的嘴巴就是永遠不饒人。

「看妳還有心情說笑,就知妳多半沒事了。」Ruby 早已對她的毒舌適應了。

 

對友誼深厚的姐妹而言,對方的毒舌正是跟自己無所芥蒂的表現。

 

「那為何要跟Tommy 分手呢?」Ruby問。

「是KennyTommy 是幾個月前的事了。」Tiffany 更正地說。

「小姐,Jackie說得不錯;雖然妳換男友的周期只是比M到的周期長一點,但也太密了。」Ruby 口中的Jackie 是她倆的姐妹之一。

「妳真的以為我希望這樣子嗎?」

 

Tiffany 在每次開始一段感情時,也都想認真地去經營,她從沒想過「玩玩下」。可是,十個男人中,有一半都不是跟她相同的態度。她總會發現只要一不留神,那些男人就像發情期的野狗一樣,到處尋找其他對象。

「對了。這個Kenny是什麼時侯認識的?」Ruby問。

「不就是上次妳沒有來的船P時認識的。那個Jackie朋友的朋友。」Tiffany 說。

 

那是今年夏天的事,Tiffany 當時帶著前度---Tommy參加友人的船上派對。那個Kenny就是在之後的facebook 大合照中找到Tiffany,再add 她為「朋友」的。對於五呎六吋高,加上C Cup 穿紅色比堅尼泳衣的Tiffany,也實在太容易被認出了吧!起初,Kenny也只是閒時like一下對方的相片或status,但當Tiffany 的感情狀態變回「單身」的時候,Kenny就開始幾乎每有Tiffany 的更新就留言。

 

「那你們是什麼時候開始的?」Ruby問。

「三個月前左右吧!」要說是那一天的話,連Tiffany 自己也難以定義。

 

她在三個月前左右的一個晚上,突然想去clubbing;一個寂寞的人最愛熱鬧。可是姐妹們都忙於拍拖,就在facebook 寫上:「今晚有誰會陪我飲酒?」

Kenny 幾乎第一時間留言,而且還PM她相約時間。

 

那一個晚上,他們喝了不少。在罰飲的時候,她依稀記得自己飲不下了,就以吻臉代替。

 

第二個晚上,她沒有再在facebook 留言,而是whatsapp 問他是否有空,們也喝了不少。Tiffany 依稀記得他攬著自己的腰,送她回家。在分別時,她給了一個goodbye kiss答謝。

 

第三個晚上,他主動打電話邀她去飲酒,他們也喝了不少。這次,Tiffany 清楚記得她已差不多連輸了十杯,已不能再喝了。於是,他們一同離開。

「見妳如此腳浮浮的,不如找個地方休息吧!」這種企圖,即使Tiffany 已醉了八成,也太明顯吧!

「想食我嗎?我不是如此隨便的。」

「那有!我只是……真的喜歡妳。」

「真係?」

「真的。」

 

Tiffany 對他早就有好感,而且正值感情的真空期,加上酒精的帶動,簡直集合了所有被攻陷的條件。

 

兩人躺在床上時,Tiffany 曾問他:「我對感情是認真的。你會好好愛我嗎?」

她是確實地聽到對方答應後,才讓他進入自己身體的。

 

那一晚,應該算是他們戀情開始的時候。

 

往後的三個月,Tiffany也確實想做好女朋友的角色。她跟其他狂蜂浪蝶斷絕了聯絡,每晚也盡量抽時間跟男友見面食飯,假日也定必跟他拍拖行街。她還自製小心意禮物給他。

 

Tiffany 想當一個滿分的女友。正如她自己所講,她對感情是認真的。她想花時間更了解男友多一點,拉近兩人「心的距離」。可是,她總是覺得男友只想拉近兩人「身的距離」。

 

今晚,她再次拒絕了他的「要求」。

 

「幹嘛現在反而不肯?」男友問。

「我是想跟你拍拖才安排好節目,我不想單單跟你上床。」Tiffany 說。

「那有什麼關係?上完床再出去也可以吧!」

「你自己知自己事,上完床之後不倒頭就睡才怪。我根本就不想做。」

「妳不想做?還是不想跟我做?」

「你是什麼意思!」

「除了第一晚之外,妳一次也沒有再讓我踫過。」

「我想跟你拍拖,去愛對方。而不是做愛,你明嗎?」

「不要裝純情,好嗎?又不是處女,其他男人早就踫過,我卻不能嗎?This is unfair!」

 

這一句把Tiffany 打進地獄的最深處,她明白自己在那個男人心目中的地位。

「你要公平。那好吧!我跟他們都分過手,你也不例外。再見!」

 

Tiffany Ruby 飲完那支紅酒後,她們各自歸家。在冰冷的街頭,Tiffany 回想近年每一段關係……

 

怎麽每一段新關係,最後都會變成性關係?

 

一個怕寂寞的人最愛熱鬧,同時熱鬧過後最易寂寞。然已,這卻叫她重複地墜進感情的低谷。

 

在她獨自等待截的士時,有一個男人走向她;是今晚坐在對面枱的那個男士。他禮貌地介紹自己,Tiffany 卻留意到他眼睛沒有離開過自己心口。

 

Tiffany 隔著的士車窗向他笑了一笑,開車後卻回頭大叫:「你慳啲啦!」

 

這晚,Tiffany 仍然寂寞,但她卻爽爆了!

 

註:此文章標題為抄襲作者朋友的facebook status,但文中內容全屬創作,與該位朋友完全無關,並已告知友人用此來寫作文章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