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反覆只因已經不再愛你 – 覆小青

貽興:

你好!一直很喜歡你的作品,《前女友》、《忠孝公路》都是我的最愛。聽完廣播劇,在看小說的我實在不能停止一次又一次的胡思亂想,只好停下了《忠孝公路》的進度。

我們是高二開始的,大學他到了惠州讀,而我留在廣州念(我們都住在廣州)。高中時代關係還不錯,因為每天可以見面。大學就2至3個星期才見一次面,但每天都會電話短信。但遙遠的距離還是令我們關係逐漸走到終點。

到了大二上學期,我們老是吵架,他不再像以前那樣遷就我了,而我也覺得有點厭倦這種沒有新鮮感的日子,心裡想,當我找到下一個就不要他。所以,後來對於這份感情,我沒有再用心經營,只抱著一種隨便的態度,兩個人心靈的溝通越來越少,以至於他身邊有位和他同班的情敵我都沒發現。

大二上學期中,我們了。他說兩個都愛。我說了、做了很多包括從前沒有的,只為挽留他,但他說太遲了。

我哭了2 個月。寒假裡他終於答應和我見面、上街,關係曖昧。我問他,這是算什麼,他說地下情,你願意嗎?我不要,我不是正室嗎?為什麼現在卻淪落成見不得光?

糾纏好久,後來他答應我,會和那女,要我給他一個月時間,我等了。但最後他沒履行承諾,他說很難,那樣子他在惠州學校就會變得沒有朋友,但最愛的是我,我信了。

後來不知道發生什麼,我們幾個月幾乎沒聯絡,沒見面。同年暑假末,我實在的忍不住想他,我約他了。出來兩次後,他突然說要和我在一起(與第一次說法全反)。我有點驚訝、開心,但更多是擔心:不明白為什麼他突然轉變,開學後會不會又變卦,所以我讓他等我,順便考驗他有多愛我。誰知道才幾天,他說不等了。又一次,我傷透心。至今,我們沒再見面。

這一年多來,他不停的在反反覆覆,而我在不停的被傷害。其實,我有問自己,我愛他嗎?我答案是不知道。我只知道好想和他在一起。或許是回憶太鋒利,或許是習慣太強大,這一年來我都過得很辛苦。我無法想像一個從前這麼寵我愛我的人,如今是這樣。我不要看到他把我忘記。我想在他心裡有個永遠無法代替的位置。

這個是我們分開後的第三個假期,我有點害怕,我會再陷入糾纏,把剛癒合的傷口撕裂。有時候我在想我們應該可以成為朋友,彼此那麼了解,現在這種陌生人的關係真不是我想要的。但我也接受不了我單身,他這種情況下變朋友。
 
我該怎麼辦?他還愛我嗎?真的好想可以像故事情節:高喆追回秀珍的事發生在我身上。

不勝感激
 
小青

小青:

你們有過的曾經,就只是曾經。

青蔥戀就有這樣的必然宿命,熬得過中學畢業,也不一定能熬過大學畢業,你們已經漸漸走遠,他有他的世界,你有你的展翅飛翔,勉強留下,如果不是你情我願,終必不能長久。

所以,就別勉強了。你根本沒有挽留他的本錢。在他面前,你是比較著緊那一個,所以你永遠是落在下風那一個。由始至終你都在等他決定,你是被動的,你沒有跟他討價還價的本錢。如果我是男人,怎麼還會顧慮你的感受,把你放在第一位?

他的反覆恐怕不是因為愛你,而是因為他也在等那一邊的回應。那個她不理他了,他便說跟你一起,至少有一鳥在手;到她對他好一點了,他就把你一腳踹開了。你覺得這樣的位置你會有幸福嗎?

清醒一點,你以為他是最好的,只因你的世界還小。到你真正願意放手,放清楚你的世界,多談幾次戀愛,回頭自會發現這個他其實也沒什麼。那時候你可能還會笑自己當初幹嗎為一個不值得的人要生要死。

年輕的好處是痊癒快。高捷追回秀珍也是三十多歲的事,還沒到那年紀,他才不會有足夠智慧與經驗回頭珍惜,所以,在三十多歲之前,就儘管多點認識其他男生,看看誰才是你真正的高捷吧。

祝  拋開枷鎖

貽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