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拜空姐探險記】
再見我的波特小情人

「我想我真的愛上了葡萄牙。」
語畢,他在我的左臉頰上很快的輕吻了一下,我楞住了,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就開始傻傻的笑。
我有一點不好意思,因為旁邊的年輕夫婦一直好奇的看著我們,那個輕輕的吻像是小女孩為她喜歡的男生獻上的首個害羞的吻。而我,就是那個男生。
 


(波特的好天氣)

 

他是我的沙發客主人Guilherme,剛大學畢業在某Big4工作的22歲葡萄牙男生,謙虛有禮,哲思明辨,獨個兒住在Porto(波特)的家族房子,愛旅行、哲學、語言和足球。皮膚白嫩、臉頰卻總是粉紅色的,大大的咖啡色眼睛好像會說話。
他說他曾經接待過另一位香港女生,因為有不好的經驗,所以在我發出請求的時候猶豫了。後來因為看了我的所有資料以及其他人的留言,覺得我就是一個很瘋狂很幽默,思想很另類的奇人,所以想見證並確實一下。
 


(老教堂的藍色圖案和藍天相映襯。)

 
原來那位讓他反感的港女在波特的幾天只當他的家是免費儲物櫃,放下她的行李後就每天在外風流快樂,聽說她在酒吧認識了新朋友後就消失了。留下無奈的小GuilGuil,好殘忍噢。違背沙發客文化交流的真諦不談,就連基本的交流和禮儀也欠缺。幸好小GuilGuil現在遇上了我,希望他會對香港人改觀,我們港女並不會這樣沒禮貌和隨便啦。(也是有可能有例外的。)
 
 
我們在 Porto海岸看著對岸Villa Nova de Gaia的夜景喝著Port wine (波特酒 ),閒聊了一些趣聞軼事和信仰。Porto人很愛笑對岸的人,說他們唯一的好就是有Porto的美景。附近的一對男男情侶被我的笑聲嚇到,悄悄撤退了。


(試酒會的波特酒專員依循傳統以燒熱的夾子開瓶。)

 
愛上葡萄牙的原因很多,不只是因為他們發明了我愛的Port Wine(缽酒),最重要的是葡萄牙人的溫暖、大方和適度的熱情 。在被稱之為Harry Potter Café的Majestic Café,我點了Graham's 30 year old Tawny port 和巧克力蛋糕。在好奇之下問了一句可不可以嘗嘗比較便宜的Majestic10 year old Tawny port。(因為平時在商務艙只有 20 year old的Port......頭等艙我沒坐過啦。)那位衣冠楚楚的經理爽快的回應,為我倒了2杯滿滿的酒。簡單的來說,Port Wine是葡萄牙產的加強版葡萄酒,經常會配上甜品或芝士。但其實Port 是一個大家庭,有乾、半乾、紅、白、Rosé等,配上不同的前菜、主菜亦可。
 


(Majestic Cafe是一件古老的咖啡店,JK Rowling也從這獲得靈感哦。)

 
在Port Wine Institute看展覽之時,一為年邁的老伯伯和他的女兒好奇的問我是不是很喜歡Port Wine,我說是喔,然後閒扯了一會就被拉去試酒會。在場的都是年紀比較成熟的本地人,他們都會很優雅的用英語跟我打招呼及聊天。還以為自己是入侵者,但他們卻當我是貴賓的招待。(哭)
 


(你看這Livrarua Lello書店還有百多年前的書軌道。)

 
那晚,因為上不到WiFi的關係,收不到小GuilGuil的晚安短訊,錯失了拿到溫暖棉被的機會。我蓋上自己的皮外套和圍巾,在空空的客房裡努力睡覺。幾經掙扎也只能睡一丁點,然後又凍醒。再睡、又凍醒。
後來,在夢中經過剛經過里斯本的舊教堂,遇上了一隻年老的葡萄牙鬼,竟然毫無恐懼感的和他交談,他說他每星期都會來教堂外。還沒有機會問為甚麼,然後又凍醒了。
 


(Livrarua Lello 於1906年成立,背後的迴旋交叉的樓梯十分稀有。)

終於天亮後,我走進小GuilGuil的房間扁著嘴說因為很冷很冷我一直都睡不著還看到鬼 。他很吃驚的問我為甚麼不看他的短信。這才知道,他告訴我洗完澡要叫醒他,然後暖東西在哪個櫃子裡可以自便,還有就是可以睡在他大床的另一邊。(噢)我完全是臉皮超厚的立即跳進他的床裡,讓後說,那我睡咯。他臉又紅起來笑著說好,那他去上班了。
真正離別之時,他呆呆的站著不動,良久說了一句,i will miss you a lot。我不經意的把五官都收緊了(他後來告訴我的),便說, i will miss you too. 我的Uber這就到了。Now, hug me. 然後,就沒甚麼然後了。我踮起腳尖給了他一個很大力的擁抱。
Guilherme,fly high and enjoy life. You are a not so little boy with a big heart. See you, someday, somew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