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拜空姐探險記】我們仨在里斯本吃吃生蠔跳跳舞

 
除了吃生蠔外,我想我們仨並沒有很明顯的相同特質。
S 講究衣著打扮, 手袋、高跟鞋和裙子都會選大雅高貴的款式,頭髮會處理得雍容大方,妝容清新得宜,偶爾不化妝還是一樣眉清目秀,氣質不減。待人接物都很有耐性,對方不明白的話,她會努力重複解釋;自己不明白的話,便會努力問到底。相信時間是永恆的 。
C 對外在美並沒什麼追求,一雙媽媽級的瑪莎Platform shoes 可以走天下。充滿音樂細胞而且滿腦子哲學思想,喜歡不經意的拋磚引玉,經常語出驚人 。 長長的眼睫毛需要用睫毛夾夾起以免誤傷(插進)眼睛。有時候會花一整夜彈彈結他或琴,自彈自唱。偶爾哮喘發作,會輾轉反側咳嗽一夜難眠。
至於我呢,大部分時間都處於很興奮和好奇的狀態,只有在與藝術同在時我才能平靜下來。因此,我會確保我適時的跳舞,contemp (當代舞/現代舞)、salsa、瑜伽等。 能離開杜拜的話,舞蹈劇場和畫廊是不二之選。
  


匯集所有名氣食店


想吃葡撻要記得找PASTEIS DE BELEM

 

我們找到了預定的airbnb,是一座位於舊教堂旁邊的房子 。到埗之時,才發現是Laga Bag的創辦人Jorge Moita的住宅兼工作室。因此在Lisbon的4天我們和Laga Bag住在一起,卻沒有拍照留念。皆因太享受當下的我永遠會忘記拍照。以後再見的話,我希望可以重拾記者身份採訪,然後便不會忘記拍照了。謝謝攝影師。

因為海鮮的魅力沒法擋,我們來到首都Lisbon里斯本的首晚,已經豪吃了一頓百多歐的海鮮大餐,現在回想還是覺得超值。謝謝S 的資料搜集找到了最優秀的餐廳Cervejaria Ramiro,負責照顧我們的侍應叔叔經常微微笑地摸或掃我們的臉頰,還教我們如何用小錘吃蟹吃得優雅。白酒、生蠔、特大膏蟹、虎蝦、蜆等一掃而空。結賬時我們付了10歐的小費,侍應叔叔笑得很開心,給了一人一個珍寶珠,還追上我們並給了我們很大很大的擁抱。(葡萄牙沒有付小費的習慣)
 
剛好也是穿上皮外套的我們仨吮著珍寶珠在崎嶇的小巷興奮的載歌載舞(說笑要扮飛女),突然想起中學時的青春史,很想頑皮可惜總是被標籤成好學生。
 


11世紀中所建的st. Jorge城堡


城堡上的風景


孩子們在St. Jorge城堡裡學射箭

 
葡萄牙是很有靈魂的一個地方,白瓷上的藍畫永遠有自己的故事,fado的美妙音樂會不經意的傳到你的耳朵。葡萄牙人很禮貌和友善,好奇的臉孔會看著你微微笑。這裡的空間有著魔力,路總是崎嶇不平,彎彎曲曲的帶你看不一樣的風景。
 


 
那天我闖進了某工廠大廈的contemp studio,上了一課沒有大綱沒有steps的課。在沒有鏡子的空間,我們感受空氣,向前或後。然後加上速度,停下來,加快,減慢,與空氣和地板跳舞。後來,開始與其他舞者創造或打破空氣裡你和他的距離。這可能是我首次為自己而跳的舞,沒有包袱、沒有觀眾,只有你和你的身體。我差點以為自己有一輩子沒有跳過舞。有種想哭又哭不出的感覺。再肥大鮮美的生蠔也比不上的滿足感,我會永遠記著這個空靈的空間。謝謝你。
晚上是一場位於Culturgest的現代舞劇場,名為Delirar a Anatomia(意謂瘋狂解剖學),兩位舞者以現代舞及獨白,重複但不平淡的動作突出描述的器官,赤裸的身體在暗黑的大劇場裡顯得細小,張力卻無限大。
歸隊後的我,滔滔不絕的向S和C描述我的經歷,我不確定她們有多喜歡我的劇場重演,但是她們有努力的在聽。謝謝你們和我的旅程,分享快樂才是最快樂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