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拜空姐探險記】如果有天你看到我瘋了,其實就是你瘋了

 

想看到真正的世界,就要用天的眼睛去看天,用雲的眼睛去看雲,用風的眼睛去看風,用花草樹木的眼睛去看花草樹木,用石頭的眼睛去看石頭,用大海的眼睛去看大海,用動物的眼睛去看動物,用人的眼睛去看人。──瘋子的世界這就是真正的世界。

 
甚麼是真正的世界?我看到的世界是我主觀眼裡的世界,那就不是真的嗎?子非魚,安知魚之樂?是也,非也。某「精神病人」為了看到真正的世界不斷模仿、揣摩身邊的人,就是為了不帶任何主觀意識的去看世界。她尤其喜愛模仿老人,因為他們的閱歷、經歷和超脫的態度。她敏銳、觀察力強、模仿能力高而且偏執(可說是所有精神病人的特質)。身邊的人無一不覺得她被「附體」、被他人「上身」。她能看到真正的世界嗎?只有她知道。再引用惠子的話,「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魚也,子之不知魚之樂,全矣。」 她不是萬物,因此她也許無法知道萬物眼中的世界 。可是你也不是她,所以不知道她知道甚麼。
誰能說她是精神病人而自己不是呢?全心全意追求答案的人很值得尊敬,也許世界上沒有瘋子又或者我們都是瘋子。只是大部分的我們下意識地營造正常的面貌,社會認可的行為,用固有的定律生活。只有小部分的人不介意常人的眼光,只做自己想做的事,只追求想知道的答案。
試想想,如果沒有被標籤為有病的我們是小數,「精神病人」是多數,那我們才是違反常理的精神病人,自知道活在框架裡面的可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