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文青。去旅行。散散步】 我們唯一可以做的,是活在當下

 
港台今年曾經播《一打人去賣藝》的節目(現在還在進行),一個明報記者一直在旁觀察記錄。她說看見某些賣藝的青年,總認為他們應該「搵唔到食」,誰知結果卻出乎意料。她訪問那些打賞給這班年輕人的外國人,問他們為什麼會打賞。
他們回答,他們不是因為這個人表現好才打賞,而是欣賞他們站出來的勇氣,希望鼓勵他們繼續尋夢。曾與友人討論打賞給賣藝者這個行為,他們都對外國人這個因「欣賞他們勇氣而打賞給他們」感到難以理解。他們說,工作上他們每次都很努力,但有誰會體諒他們呢?做不好就是做不好,沒有人會可憐他們。
我聽後,其實感到有點悲哀。的確,他們也有他們的道理。但正因為香港樣樣要求效率、成果,才會使人全部走上同一條路吧?大家只著重當下的所得,正正源於這種「即食」的思想,造成香港無論在文化上、又或工作上的單一局面。
那天我在歐洲的街頭上看見這班賣藝者,就那樣把自己全身塗滿顏料,一動不動的站在街頭上,待有人打賞時才轉一下身。說來慚愧,起初我也認為這樣的表演非常無聊,可是曾在外國讀書的友人告訴我,這些賣藝者大多是表演學校畢業的學生,靠這樣的街頭賣藝來磨練自己的膽量與耐性,錢反而是其次,聽後讓我不禁起了敬佩之心。
在旁人眼中,有些事看似徒勞無功,比如賣藝、做手工、做藝人...當大多數人都選擇最快捷最舒服的道路時,這些人卻堅持走不一樣、更可能崎嶇難走十倍的道路,只為了體驗不一樣的風景。這份勇氣與力量,實在難以以金錢去衡量。
結果的得與失,不能單靠某些事情去衡量。人生所有的經歷,大抵在死的時候,才能真正知道意義何在吧!而現在我們可以做的,就是盡力活好每個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