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王宗堯:我硬頸,但唔㒼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