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粹講戲】《解碼遊戲》:點解叫Imitation Game?

有福爾摩斯Benedict Cumberbatch,又拎埋奧斯卡最佳改編劇本,加埋編劇 Graham Moore一句「Stay weird. Stay different」,已赢得口碑加共鳴。同史實不符、將圖靈寫成有亞氏保加症等等都唔重要。編劇導演只係借呢個人物,去表達想講的道理--小人物在大時代,原來都可以影響世界。不過,明明講解碼,明明講小人物的偉業被遺忘,點解戲名叫「Imitation Game」?

原著叫「Alan Turing: An Enigma」,但導演同編劇就唔用。「Imitation Game」係圖靈提出的測試,戲中都有提到,就係用問答去區分人同機器,如果有機器可以通過測試,令人無法分辦佢係人定機器,就可以推論出機器有思考能力;如果直譯,就係「模仿遊戲」--扮野。

當然,戲中不斷重覆的一句「不起眼的人會成就大事」係好出面咁,講咗導演對圖靈呢個故事的睇法,但從戲名「Imitation Game」或扮野遊戲黎睇,圖靈就係一個不斷模仿、扮演某種角色的人,由隱藏同性戀傾向,到要向同事示好、合作,隱藏佢不屑同埋唔願意埋堆的性格,甚至要保密解謎一事,扮冇參與過二戰,都係融入大眾的嘗試。

當然,模仿不太成功,令佢被藥物奄割,又感到非常痛苦--呃到人,呃唔到自己。因為佢最終都好想得到人地嘅認同,而唔想好似Christopher無聲無息地離開咁,再次被遺棄。所以,當警察話,我冇辦法判斷你係咩人,圖靈唔係好欣賞佢嘅坦白,而係話,Then you're of no use to me. 劣評令佢痛苦,唔評論亦等於唔承認佢,佢只係想要被肯定。

再睇番一句「Stay weird. Stay different」,獨立特行當然有型--但有型其實即係為人所接受、認可,咁又係咪真係好weird好different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