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拜空姐探險記】墮落首爾──按摩女郎

夜,寒冬,首爾。

2015年1月1日。
首爾。
5度。
寒風亂舞。
思緒卻依舊一團糟。

8小時前,我還在杜拜心不在焉地看著曇花一現的除夕煙花。現在身在首爾,還是心不在焉地想著其他事情。怪不得我經常掉東西…… 哎呀,我是不是又掉了一隻手套?

為了避寒,我和加籍好友J走進了一家燒肉店,叫了最胖的五花腩和豬頸肉,忘憂忘憂。燒肉店的阿豬媽不諳英語,一口流利的普通話卻滔滔不絕,讓我生疏了一點的普通話重回正軌。順道一提,在韓國如果不諳韓文,可以試試用普通話或漢字,皆因漢字是在1980年當時的總統朴正熙下令,才正式將其教育從小學課本中刪除,以往也是兩種文字並用(古籍全用漢字)。加上,學中文也是韓國的趨勢哦。

朝鮮王朝正宮景福宮的南門,最初是正祖所書的漢字拼湊成的牌匾,2006年以數碼技術還原了1865年景福宮重建時訓練隊長任泰瑛書寫的漢字字體。

吃飽喝醉後,J建議去按摩或浸浸溫泉。我們誤打誤撞下走到了這裡。

Queen Massage-粉紅色的招牌,可愛嬌美。我們轉了一圈卻找不到入口,幸好剛好有人推門離開。一位清秀的妙齡女子,皮膚白裡透紅,櫻桃小嘴,水汪汪的杏眼,活像是童話故事裡的小仙女。我向她微微笑,問了一句:「Is it still open?」她突然抖了一下,很緊張的說:「I don’t know…」我這才發現她在炭灰色斗篷下的手上的一大把現金。餘音未落,她便低下頭轉身急步離開,消失在黑夜裡。

說時遲那時快,加籍好友已經溜進正要關上的大門, 坐在接待處的兩位韓國女生立即激動的大喊:「NO!」,各伸出一隻手像是要擋住兩隻怪獸。 落荒而逃的我倆在大門重新關上的一刻忍不住爆笑。笑到現在想起肚子還是會痛。

這個故事教訓我們,找不到的東西是因為它不想讓你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