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粹講戲】《渴罪》:人人都有暴力因子?

中島哲也甫開場便用藝術家Jean Cocteau的詩句,點明了《渴罪》的主旨及風格--混亂失序。中島由廣告導演出身,前作《告白》、《花樣奇緣》也以凌厲的影像風格見稱。今次深入失蹤少女加奈子(小松菜奈飾)的世界,以極端暴力向血腥展示出現代社會的扭曲,自問承受不住人性醜惡或暴力畫面的觀眾入場前請三思。

雖然剪接零碎,但仍提供足夠線索讓觀眾隨著時空交錯,與火爆前刑警(役所廣司飾)一同追尋失蹤女兒下落,並因此走訪了各個角色的家庭背景,亦呼應了「混亂」主題。皆因戲中的常態就是混亂和暴力,如刑警藤島全程對所有不順心的人拳打腳踢,賣白粉扯皮條的青年隨意毆打不嘍囉,連象徵正義的警察不是孌童就是殺手。最諷刺的是,電影中最完美、合符正常期待的,就是在地產廣告中演出的「家庭」。《渴罪》中的現實是醜陃又暴力,每個角色只能不斷破壞,一邊渴望獲得完美的人生。

被劃為三級的《渴罪》放棄了《告白》的神經質簡潔美學,而採用大量不同風格的拼貼,例如派對的Kawaii少女風,暴力場面的冷色系,還有加奈子迷倒男孩的CG效果,統統帶來極刺激的視覺經驗,呼應「混亂失序」的主題。

電影從「加奈子在哪裡」開始,慢慢變成質問「加奈子是誰」,也因而令父親藤島找尋自我。擁有相同血液基因的父女,同樣透過不斷破壞去回應家庭、社會的挫敗。看畢整套電影,仍會對兩人純粹的暴力感到不解,真正導致他們扭曲的原因,是他們的經歷和精神狀態?還是所有生活在混亂社會,無法被父母、愛人或朋友理解的都市人,心中都潛藏著一股想要毀滅一切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