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粹講戲】《戰逆豪情》:人性何價?

《戰逆豪情》有大量戰爭場面加人性掙扎,五個男人嘅兄弟情,基本上已穩陣好睇。

二戰期間,美軍深入德國敵陣。最強坦克小隊由隊長Wardaddy(Brad Pitt飾)帶住出生入死,軍人對無情戰爭有最深體會--為咩殺人?點樣說服自己?

由新丁Norman(Logan Lerman飾)加入小隊嘅眼光,觀察戰場殘忍又血腥真面目。一幕幕屍體、內臟近鏡,軍隊好似堆填咁處理同袍遺體,成功引導觀眾一開始就對戰爭本質感到反胃。即使有Brad Pitt型到震演出,觀眾都只會同Norman一樣不斷質問資深隊員:「點解我無啦啦俾人送入黎殺人?我頂唔順啦,你殺咗我都唔好叫我殺人。」

有一半時間都拍攝於坦克內部,五位成員對戰爭、死亡嘅恐懼,於密閉空間更顯張力。全片灰暗色調加強無奈要打仗,驚都冇用唯有頂硬上嘅心理陰影。逐步勾劃每位成員說服自己殺人嘅思維,係全片最有趣地方。虔誠教徒Bible(Shia LaBeouf)日夜唱聖詩,相信自己蒙主召喚上戰場;Gordo(Michael Peña)同Coon-Ass(Jon Bernthal)就靠酒色麻醉自己;大佬Wardaddy簡單直接,你對敵人仁慈即係對自己殘忍,留番條命等場仗完。

Norman同觀眾一樣獵奇式了解戰場邏輯,一齊踏上理解同體諒戰爭殺人罪行。一場午餐戲中,小隊悲涼地重提嚇人經歷,令電影從質問殺人道理何在,轉為歌頌軍人間熱血豪情。亦為之後坦克陷入絕境,唯有大開殺戒作鋪排。

五位軍人最後身陷險境,由心軟到變成「戰爭機器」的Norman都隨著眾大叫「The best job I’ve ever had」,在別無選擇嘅坦克入面準備作戰,無奈又諷刺咁將戰爭當作工作。片中穿插好多人性小光輝,突顯「戰爭殺人」矛盾,但呢份人性在大型戰爭中,究竟有咩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