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拜空姐探險記】Fuk萬聖節──我和八爪魚在英國北部的角力

萬聖節剛過,小孩們乖乖的坐在座位上捧著他們寶貝南瓜盒子吃著糖果。我走到一個4歲小男孩旁 ,緩慢地把手伸向他的寶貝南瓜並以巫婆聲線說, ‘trick or treat,that looks yummy…he he he’。他極速的用手捂著寶貴的南瓜,驚恐的瞪著著我。我陰險的微笑著,把kitkat 放到南瓜裡,大概5秒後他才反應過來,可愛的說了聲謝謝。

英國的航班從來就不討好,大概7小時的飛行時間感覺是24小時般漫長,call bell聲此起彼落,令人心力交瘁。不時聽到英國同事自怨自艾,內容包括,“fuk”, “fuk you”及 “fuk my life” . 英國北部的“fuck” 發音是“Fuk”, 就像廣東話的「福」加重收尾的入聲k,i.e. “福k” 。

抵達酒店,我的指定動作是脫光身上的衣服(不解釋),拿遙控器跳上床。奇怪,電視好像沒反應,可能是沒電吧。我試了好幾次便放棄了。後來過了2小時,準備入睡之時,它…它突然出現了!一大團八爪魚在充滿雪花的電視螢幕裡蠕動,直直的向着我爬過來,背景音樂就是經典的沙沙聲……

我神經病似的不斷對著那團八爪魚說“fuk,fuk you, fuk you, fuk you, do you understand me? I SAID, FUK YOU”

原來,我已經潛而默化的吸收了這英國北部的正確 “fuck”發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