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粹講戲】《一切從音樂再開始》:藝術要感動誰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