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拜空姐探險記】巴塞隆拿的遺憾美

"Only unfulfilled love can be romantic." - Maria Elena, Vicky Christina Barcelona
每多走一個地方,就多一份遺憾。
作為新鮮熱辣的出爐空姐,每次在layover前夕都會興奮地在電腦面前蒐集資料,為寶貴的24小時(不等)做好準備。
如果我也有像那個外星人般400年的時間,巴塞隆拿,我要你10年。
這個城市的美滲透每一個角落,高迪(Antonio Gaudi)讓人驚嘆的自然築跡、畢卡索(Pablo Picasso)感性的筆跡、加泰隆尼亞人(Catalonians)對自身民族的熱愛……
步出聖家堂(Sagrada Familia)地鐵站,一轉身就被它的磅礴氣勢懾服,那是一棵充滿故事的巨大古樹,以曲線勾勒成的加泰羅尼亞現代主義式教堂──已故建築大師高迪最後的作品。
皆因時間有限,抵達已是閉館之時,只好抵著寒風一口口的吃著雪糕繼續驚嘆。
畫家Picasso一直都帶著傳奇色彩,小時候學畫總愛聽他的故事,覺得他充滿無比的魅力,可惜生不逢時,未能與他邂逅,成就另一可歌可泣的故事……lol
遺憾。
至於加泰隆尼亞人對巴塞隆拿的愛與歸屬感,可對比香港人對香港的愛(或恨)與歸屬感。前者不想被歸納成西班牙的一部份,後者不想被歸納成中國的一部份。
巴塞隆拿住的是加泰隆尼亞人,它們說加泰隆尼亞文,並非西班牙文。在政治、文化、經濟上和西班牙全然不同。

香港住的是香港人,我們說廣東話,並非普通話。在政治、文化、經濟上和中國全然不同。
在街角某小店與當地人聊天,對於彼此對各自文化身份的認同深感共鳴,天南地北的胡扯了好一陣子,最後來了一個情深的擁抱,還承諾夏天來的時候再在他的小店見面。
等等,這是《Before Sunset》的情節嗎?
可惜,這這這個他中年發福,應該是我爸爸的年紀了。
另一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