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拜空姐探險記】航班上,請收回你的下體

原本會在悉尼與醫生好友G於河畔划划小船、聽聽交響樂、重遊舊地兼共晉燭光晚餐,可惜,基於小女患有「腎上腺素飆升症候群高度亢奮症」以致未能準確計算抵達機場的時間,結果,我…被…off-load 了。而萬能的上天送了我一個盧旺達( Luanda)以作鼓勵。

這是我第一次踏足非洲大地。
黑壓壓的人影慢慢填補了整個空間,我正要轉身回Galley之際,黑人A叫停了我。
奴婢Bev:Sir, are there anything I can help?
黑人A:Yes, your eyes are beautiful. 
笑容燦爛奴婢Bev:thank you!
走了兩步,黑人B叫停了我。
奴婢Bev:Sir, are there anything I can help?
黑人B:your smile is beautiful. 
微笑奴婢Bev:thank you.
再走了兩步,黑人C叫停了我。
奴婢Bev:yes sir
黑人C:you are beautiful.
假笑奴婢Bev:(`094*&u2K%@£Px!) …thanks.
我速速返回Galley,為這些從未或極少接觸扁眼扁鼻扁嘴的黃皮膚包包臉,從而不能分辨美醜的黑人朋友們悲哀。樂天派的我,很快又重拾微笑派熱毛巾。

繼續觀看>>>黑人D很享受毛毯下的手部運動

在不遠的前方,黑人D在毛毯下的手正高速地上上下下活動,從其面相可以斷定,他很享受在兩腿之間的手部運動。
恕奴婢Bev見識淺薄,不知這項運動有否影響黑人D或其他乘客的安全及舒適。我只好靜悄悄的離開,不留下一條毛巾。
不過,故事還沒完,下體要出場了。
為了乘客著想,我們會經常檢查洗手間的衛生情況如何、所需用品是否齊全、有否乘客在內暈倒等。
奴婢Bev如常推開洗手間門,驚見黑人E……坦蕩蕩的在小解。
如是者,我在前往盧旺達的航班上,還被迫看了黑人F、G及H的下體。 
各位乘客,去洗手間請關門,並保管好你的個人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