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之情

_ports1961
人生在世總是有太多誘惑,到底人類怎麼能夠做到從一而終,削減慾望來達到不會得一想二?
第一篇文章我說過我是一個帽控,但帽控之前,我是一個無敵眼鏡控。為什麼要強調是「之前」呢?因為其實我的內心世界好納悶,遇上帽子後我認為我總不能再每天戴黑超了,我的專一好矯情,也很古怪,令人鼓譟。


_

好些時候,大部份的人類其實不是不滿足,只是會想太多的假如。
是什麼讓自己當初定下的義無反顧演變成屁放了便算?想想看,如比喻成購物,
那一天看中了一副Linda Farrow的誇張作,好鐘意、好鐘意、「係架喇」、「係架喇」、「係佢架喇」,買啦、買啦、買完這副貴嘢之後,幾個月都唔會買眼鏡住架喇,又這樣又那樣言之鑿鑿。三個禮拜高潮過後,諗諗下個款還是太浮誇了,不如先打一打入冷宮吧,一切看起來是那麼平静、那麼和諧。

: top_/ bottom_

本人大概在兩年前還是在見鏡就買的地步,大大話話家中也有超過300 副不論平光或是太陽的眼鏡,其實是戴不完的。啊,硬膠、軟膠、金屬、鐵、五顏六色、透明、圖案、花紋、雙鏡屈摺、面罩式......等等等等,無一不成為我亂槍掃射下的戰利品。

大家還記得中學時上生物課那盞本生燈嘛?使用前阿Sir 千叮萬囑你一定要戴上的「安全眼鏡」,在下甚至乎也有一副。有誰知道那全透明無邊,只在頂處嵌一條黑邊貫徹到鏡臂的設計,是多麼的誘人…


_Dolce& Gabbana


Linda Farrow @


Anna Karin Karlsson @


REVE @


Suzy Glam @


HAPTER @


_

我那麼認為,在時尚的情感上不能犯規,從沈迷一種控到痴迷另一種控,在你逐漸冷淡中其實沒有背叛,那只是暫時被你一時不滿足的理念所淘汰。如此忽冷忽熱捉摸不定那就是時尚吧,喜歡架上,多少也沒真正想擋太陽的功能份上吧?就似是堅强只是竭力掩飾的脆弱,知道Glass 與 之間的奧妙嘛?

不是敵對,就是易碎。


SHORTY is wearing